主頁 環球 眼盲心不盲 印度盲人樂團用音樂看世界

眼盲心不盲 印度盲人樂團用音樂看世界

0
942

斯里瓦斯塔瓦(Baluji Shrivastav)是位印度西塔琴(sitar)的演奏家,他已經上過五次英國流行音樂節目《Top of the Pops》,2012年在海德公園(Hyde Park)為美國黑人歌手史提夫‧汪達(Stevie Wonder)伴奏,並在殘障奧運閉幕典禮與「酷玩樂團」(Coldplay)合作表演。樂迷還可以在著名樂團「強烈衝擊」(Massive Attack)紅極一時的歌曲《淚珠滾滾》(Teardrop)中聽到他的西塔琴聲,他也曾為多位歌手錄製伴奏,包含安妮‧藍妮克斯(Annie Lennox)、綠洲合唱團(Oasis)、天皇老子合唱團(Kaiser Chiefs),但斯里瓦斯塔瓦並不因此自滿,這位全盲西塔琴演奏家還組了一個盲人樂團。

2010年,斯里瓦斯塔瓦想要讓更多相同遭遇的盲人樂手們找回自信,並提供收入,他成立了「心靈想像樂團」(Inner Vision Orchestra),他們會一起固定演出,而現在,已經有團員找到像獨奏音樂家這樣更專業的工作。

他說:「樂團成員可以共同演奏,不需要眼神的交流,更不需要指揮。」這是一個讓明眼音樂家印象深刻的技能,他們經常利用眼神來作為暗號;這些成員更常聚在一起練習,也更加了解彼此。「我沒有告訴他們有什麼樂器,或者是音樂要怎樣去演奏,他們就會敘述自己的故事。」

全盲的起點

斯里瓦斯塔瓦的故事非凡,他原本是看的見的,然而在出生八個月後被診斷出青光眼,同時,鄰居告訴他母親他曾經用以鴉片為底的藥方治好自己有類似情況的小孩,也願意為斯里瓦斯塔瓦醫治。

於是鄰居把藥放入斯里瓦斯塔瓦的眼睛裡,並用繃帶纏了整整三天,但是等到繃帶解開後,裡面出現一團肉球,母親緊張的詢問那是什麼,沒想到鄰居說「那是髒東西,丟掉就好了」;事實上那肉球是斯里瓦斯塔瓦眼睛的一部分,所以過沒多久,他就全盲了。

Balu-on-Piano
斯里瓦斯塔瓦對西塔琴有著無法自拔的熱愛。

天生的音樂家

斯里瓦斯塔瓦表示,他一歲半就開口唱歌,母親知道他是「天生的音樂家」,因此開始教他許多印度音樂裡都會聽到的一種小風琴。

他小時候在阿吉梅爾盲人學校(Ajmer Blind School)就讀,而他的音樂天分很快地在校內顯現,但是學校裡的樂器大多是用南瓜做的,相當脆弱,因此學校只能讓他們適當使用。斯里瓦斯塔瓦極度想要更多接觸樂器的機會,有一天,他發現了西塔琴這個樂器,儘管老師不斷認為西塔琴對八歲的孩子來說太大了,但是他還是立刻學會了一個旋律,並且深陷其中,對這個樂器不可自拔。

年僅10歲時,他在校內第一次擔任指揮,是一個多達80人的盲人樂團,他必須想辦法不用透過眼睛就讓大家知道他在做什麼,於是他想到可以用木琴來表達指揮的指示,每一個音都代表著不同的涵義。

正面且積極的態度

這位正在崛起的藝術大師後來又拿了2個音樂相關的學位,然而,他的家庭失去他們的出租事業,使他必須放棄自己的工作回去幫忙,才能繼續維持生計,於是他教導他們如何編織藤椅,在他二十多歲時,又獲得西塔琴相關的碩士學位。

他也指出,亞洲地區對盲人的態度並不友善,但也是他家人及社會的消極情緒促使他更想向前進,他認為「成為盲人並不是一個詛咒,反而是一個福音。」並且深信,要不是他全盲,今天也無法發展出這樣的音樂潛力,並且得到這麼正面的態度。」

期盼更多人伸出援手

最近的巡迴表演,利用迷你巴士和大眾運輸工具帶著「心靈想像樂團」到英國各地的小場館演出,這可能是一個後勤的挑戰。這些盲人音樂家經常會遇到不願意載導盲犬的計程車司機,甚至還有在關門時夾到狗狗尾巴的經驗。

外界的援助對樂團來講是相當必要的,這樣能使每個團員表演時處於最佳狀態,而且每個人的需求也有所不同,斯里瓦斯塔瓦表示,他們有些人是從小全盲,有些是到一定的年紀才逐漸看不見,這種人又特別需要照顧,因此,真的需要更多的志工來協助照顧他們,看顧導盲犬,以便牠們的主人能夠放心的在台上表演。■

沒有評論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