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玩暴力 神憎鬼厭

0
369

students-going-violent

就在那一夜,學生攀越政府總部鐵柵「重奪」公民廣場,為持續逾兩個月的「佔中」行動揭開序幕。學子們親歷了催淚煙橫飛的激盪場面,繼而佔領道路,不斷動員和組織集會,與執法人員對峙,甚至發生肢體衝撞,事態膠著,暴力頻生,對民生的影響也日漸浮現,惟每當爆發衝突時,警員不論是主動驅趕,還是反擊違法人士的衝擊,只要學生受傷,總會有人疾呼「有冇搞錯!連學生都打!」一份似是出於護幼本能的憐憫,在有理說不清的情況下,內心總會偏向受傷的學生。

當初學聯代表與政府官員對話,不卑不亢,一度贏得坊間不錯的評價,惟初生之犢「貪勝不知輸」,凡事去到盡,自斷了與政府談話的門徑,也錯失了循序向市民展示其理念的有效平台,復再墮入堅拒妥協的理想國中,掀起無數事端,市民不滿升溫,是故他朝即使重啓對話,意義和效果必然有別。

在金鐘等佔領區度過了無數的日與夜,學生就普選議題向政府施壓既未見寸功,期間也無正視激進派滲透的問題,在人人喊打早前衝擊立法會大樓暴徒的當兒,學生領袖竟未涉取教訓,還事先張揚鼓動群眾包圍政總,讓激進分子輕易混進其中,乘機生事。

當夜,警員與示威者發生多輪激烈衝突,最終成功清場,但有多人受傷,血流披面的畫面令人傷感,惟警方事後起出大量木棍、磚頭、暗藏鐵釘的盾牌等武器,既令人觸目驚心,也教無數疼惜學生的長輩搖頭嘆息。

學生領袖事後承認行動失敗,並就事件造成多人受傷被捕公開道歉,同時間學民思潮有成員旋即宣布絕食,敦促政府盡快與學生對話,但外間對此反應冷淡,只着他們保重身體,少了一份理應在劇本中的慷慨激情。

「佔中」三子已自首,學聯正考慮是否退場,而高院亦對金鐘部分佔領路段頒了臨時禁制令,步入「後佔中」時代,刻下仍堅守佔領區的學子,看來是時候重整旗鼓,重新思考未來的路向,以及如何挽回公眾的信任。■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