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讓港獨的子彈飛?

0
913

港獨是香港政治的魔幻。僅僅兩三年前只是網路上一些憤青的想像,卻在今天香港反對派的政治光譜中,成為最極端的顏色,在網絡世界中,成為一股喧囂的力量。

但最讓人驚訝的,則是泛民力量逐漸被港獨的論述影響,讓魔幻的想像成為現實的變數。尤其在民主派的大老司徒華去世、公民黨的創黨元老關信基等淡出之後,新一代的泛民領袖,不少都缺乏對中國的認識,也缺乏中華民族的情懷。公民黨的議員毛孟靜等,以「本土」的名義,提出「去大陸化」;對港獨的激進行為如「驅逐蝗蟲」行動、「鳩嗚」行動等,都不予譴責,甚至是默認。有些泛民的政治人物,甚至在「香港人是否中國人」的問題上,一步一步地退卻,變得越來越曖昧。

在今年七月的北戴河會議上,從中國的改革派來看,港獨的子彈飛來,是最荒謬、也是最不利改革的發展。因為面對分離勢力,恰恰讓北京的「黨國結構」可以輕易調動十四億人的「愛國主義」力量,予以迎頭痛擊。這是中國政府的強項,也獲得絕大部分民眾的支持。這也是神州大地最具有共識的政治,因為近百年來被列強欺凌,中國早已凝聚強大的民氣,反對各種分裂中國的行徑。

但在愛國主義反擊分裂主義的過程中,卻往往隱藏了中國要面對的人權與法治建設的迫切問題。因而港獨模糊了中國政治的焦點。在改革的河流中,它就像突然移轉視線的魚(Red Herring),讓現代化的進程受到干擾。從香港到全球各地,沒有人會認為港獨有任何成功的機會,但它卻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一條怪魚,溜進一些「無知者無畏」的年輕人心中,改變了香港與中國大陸的改革進程。

香港一些泛民派人士的如意算盤,就是將反對派政治推到極端,將特區政府與北京當局「妖魔化」,要將香港推到「不可統治」(Ungovernable)的境地,並且倒果為因,認為是政治的高壓,才導致港獨的興起。

估計十九大之前,北京依然保持低調;它至今沒有在全國範圍內動員愛國主義的運動狂轟港獨。當局冷靜應對,就讓港獨的子彈「再飛一會兒」,讓香港人看清它的真面目,也讓全球中國人看清這些分離主義背後的力量。

因為港獨勢力不是絕緣於國際政治。它的頭面人物都有不少外部的聯繫,從資金、宣傳、動員到國際人脈,都是一個「系統工程」,每一個環節都會逐漸自我暴露。就好像水門案的調查記者發現,政治勢力背後的價值鏈,都有一條金錢的鏈條,而記者的責任,就是要追蹤「金錢的聲音」,偵查港獨的子彈從哪裏飛來,將會飛到哪兒去。

因而港獨的子彈還會再飛一會兒,但在歷史的競技場上,最後它會反彈,引爆一種「回力球效應」(Boomerang Effect),導致港獨支持者身敗名裂。這條在香港街頭亂竄的怪魚,終究會成為一條死魚。■

原文轉載自《亞洲週刊》016年5月15日 第30卷 19期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