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入籃,中國人頭頂的一座隱形大山,開始崩塌了!

0
917

10月1日,人民幣正式納入SDR。這是近300年來,中國第一次問鼎世界金融領域裡的核心權力,是值得中國人高興的事情,也是中國人勤勞與智慧所應得的成果。

壓在中國人身上的一座隱形大山,終於傳來了的崩潰的前音。

1、一座隱形的大山

這座隱形大山,就是美元對中國的全球購買力壓制。

現在,人民幣距離突破美元對中國全球購買力的壓制,更近了一步。而唯一從這個壓制中獲利的美國,必然將拿出更多的政經資源,以更驚心動魄的角力,以維持這一壓制。

在人民幣納入籃子之前一天,也就是9月30日,美國財政部長傑克-盧說了一番話,這是為人民幣入籃影響進行消毒的常規動作。他說:

儘管人民幣被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特別提款權貨幣籃,但距成為全球儲備貨幣“還有相當一段距離”,中國需要進一步改革以達到這一目標。盧稱,美元作為全球儲備貨幣被廣泛使用是美國經濟的一個「獨特特徵」。

這番話有兩個用意,第一是給全球的人民幣資產投資者潑冷水,第二認為美元的貨幣霸權不可替代,人民幣不可能威脅到美元的廣泛使用。美國希望人民幣雖然有SDR背書之名(這是美國誘惑中國加槓桿,最終為美國從次貸危機中轉身的對價),但難以得到國際儲備貨幣之實。

但是,傑克盧越是強調美元不會受到人民幣的威脅,就越可能說明人民幣的威脅是真實的。同一天德國人的表態,更客觀一些。

德國《法蘭克福彙報》當天認為:

人民幣將成為重要的國際儲備貨幣,並且很快會被大量地用在全球貿易和金融交易當中。人民幣入籃後,預計五年內會有萬億美元流入中國。

瑞士聯合銀行集團則認為:

如果人民幣進一步發揮其作為儲備貨幣的潛能、在全球外匯儲備的佔比提高至5%,這意味着外國央行將增加4250億美元的人民幣資產需求。

這兩者如果兌現,意味着人民幣將擁有一個自己的魔術球,可以讓中國人的全球購買力,穿透美元主導的外匯儲備的壓制。

2、教科書上沒有的東西

全球購買力壓制這個詞,金融教科書中是不會有的,美歐學者主導編纂的教科書,不會說這麼露骨的東西的,也只有郝德森這樣的政治經濟研究學者,才會模糊中透露一二,但也不好說透,和暗物質一樣語焉不詳,畢竟美國利益至上。

但是,它確實存在。

在貴金屬本位制時代,一個國家的全球購買力實際上就是它所擁有的貴金屬數量。雖然那個時候,貴金屬總量不多,但是,好就好在全世界政府都不能任意創造貴金屬,而只能苦哈哈地去探礦尋找,靠上天給。

所以,不存在一個國家對另外一個國家的購買力壓制,因為不管你是大英帝國還是腐敗的晚清王朝,你都需要去掙了銀子金子,你才能去買國外的財富。

所以當初的列強打敗了晚清之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賠款、要銀子,為了保證賠款源源不斷,把中國海關的位置都給佔了。

而今天的美國,佔領伊拉克之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運送美鈔給伊拉克人。

同樣是帝國,美國與英國怎麼就差別這麼大?因為邏輯完全顛倒了。

紙幣時代,一個國家的全球購買力,不再取決於貴金屬了,而是取決於霸權的紙幣,今天也就是美元,你能掙多少美元你就能對外買多少東西。

中國近14億人創造財富,但是14億人目前可用的全球購買力只是我們所擁有的3.2萬億美元的外儲。只要世界不回到以物易物的時代,或者貴金屬本位制時代,那麼,中國的對外購買力,就會受到外匯儲備主要是美元的壓制。

不管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怎麼變,中國人當前能夠的全球購買能力,就是中國的外儲。所以,如果人民幣高估的話,先換美元的人,就可能會沾光,因為後期人民幣可能會頂不住而貶值,後來人就吃虧一些;如果人民幣匯率低了,那麼早換匯的人,就要吃虧。

所以,全球購買力壓制,是很容易引起一個國家的內部財富分配問題的,從而導致一個國家內部的政治動蕩,乃至政權變更。

美國作為當今世界唯一掌控壓制權力的國家,通過美元的強弱轉換,不僅主導了全球資本市場的興衰榮敗,同樣也在導演其他國家的內部財富分配,乃至政治起落。

不能不說,這是非常牛叉的。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能夠對其他國家做到這一點的,現在恐怕也只有美聯儲了,這就是霸權加精巧的制度的力量。

3、最可怕的事情

中國要突破美元的購買力壓制,只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人民幣成功國際化。任何人都可以用人民幣在海外任何國家買東西,這樣,中國對外的消費能力,理論上就不再是目前的3.2萬億美元外匯儲備,而是全中國的存款。

截至今年8月,我們的M2是150萬億人民幣,相當於20萬億美元!這就相當於現在美國人的全球購買力,至少是全美國的M2一樣。

貨幣霸權,它最大的好處就是這個!美國人有這麼大的全球購買力,所以它才能把全世界最好的技術,最好的人才吸引過去,可以冒代價最高的險,獲得收益最大的成功,這才是美國可怕又可羨的根源!

要是人民幣真的國際化了,等於中國就有了超過美國的全球購買能力,而這才是一些美國人覺得,中國更可怕的地方!

這點,可以看看美國總統奧巴馬曾經說過的一段話:

如果10多億中國人口也過上與美國和澳大利亞同樣的生活,那將是人類的悲劇和災難,地球根本承受不了,全世界將陷入非常悲慘的境地。

雖然奧巴馬這話有一定的語境,但並不妨礙對美國擔心中國人的全球購買能力超越自己的判斷。這其實才是真話,換做中國與美國的位置對調,估計也會這樣想!因為,這世界上如果哪個大國有美國那樣的全球購買能力,那麼美國也就不再是霸權國家了。

英國著名的政治經濟學家蘇珊.斯特蘭奇曾經說過一句話:誰擁有最大的市場,誰就擁有最大的權力。其實更直白一點的話,應該是這樣說:誰擁有最大的全球購買力,誰就擁有最大的權力!

所以,新的狙擊是必然的。

4、曲線狙擊已經從外圍開始

其實,最近發生的幾件事情,已經可以看出角力在加速。

一件事情是9月29日,美國國會推翻了奧巴馬對911事件受害人親屬起訴沙特政府法案的否決。

這件事,是美國在中東局勢的關鍵時刻,再次演出的一場左右互搏的新劇本。其目的則關乎石油人民幣:

我們曾就美國的9.11恐怖襲擊事件調查報告,正式否認沙特與恐怖襲擊關係一事,做出點評,認為這是美國阻擋沙特的石油美元向石油人民幣轉變的重要一手。

時隔2個多月之後,美國又在9.11恐怖襲擊事件上做沙特的文章,9月12日,美國國會參眾兩院通過了一項法案,允許9.11恐怖襲擊事件的受害者家屬起訴沙特政府。

這明擺着給沙特看,雖然美國官方正式撇清了你與9.11恐怖襲擊有牽連,但是,民間卻不一定。在這次在奧巴馬否決之後,國會卻揚言要再搞別的動作,有可能是一個新的法案,這是為未來繼續搞事留下話頭。

美國為什麼要再來這麼一出呢?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們曾經談到的10月份人民幣納入SDR之後,沙特要在亞洲發行一大筆債券的日期臨近了。

在9月4日的《一周政經趨勢解讀》當中,我們曾經談到:媒體報道,沙特將在今年10月之後,在亞洲發行150億美元的主權債。我們認為,如果沙特在亞洲發行債券的話,很有可能尋找中國的金融機構承銷,這樣的話,將會加大中國沙特之間的金融合作,作為沙特原油的最大買家,中國是不會擔心沙特還不起錢的。

中國沙特的金融合作,有可能藉助這次債券發行而邁出更大步伐,這次或許籌集的是美元,下次就有可能籌集人民幣!

此後,中沙關係有幾個重要進展。一是沙特參加杭州G20峰會,表示要與中國進行更大合作;二是9月26日,中國開通了與沙特貨幣的直接交易,這是為沙特直接儲備人民幣,投資人民幣資產,掃清道路。加之10月人民幣納入SDR,沙特發債即將來臨,若這筆債券是通過中國的金融機構來發的話,其對人民幣國際化的作用不可小覷,因為沙特是石油美元的最核心支柱!

而另外一件事情,則也一樣有着狙擊人民幣的效果。那就是對德銀的140億美元的罰款。 因為這件事情,中國是唯一一個被涉及並被有意炒作的第三方。

在歐洲的金融機構當中,與中國關係比較好又非常有影響力的金融機構,德銀無疑是排上號的,德銀買了華夏銀行的一部分股份。現在傳言要賣掉這部分股份去交罰款。德銀此舉,顯然會影響外部對人民幣資產高低的判斷,而從外媒炒作所謂中國會限制德銀的股權售款出境一事來看,它們顯然希望此事惡化德銀與中國的關係,並造成中國害怕外匯離境的印象。

不管是德銀的資本離境中國,還是賣掉華夏銀行的股份。德銀事件中,中國是美德之外的唯一被炒作的相關方,不能不令人聯想。

一個邏輯是很顯而易見的,即未來人民幣國際化將來最重要的產品通道,就是德銀這樣的非美金融機構。

只有它們願意為投資者提供人民幣產品,或者為人民幣資產提供過橋通道,人民幣國際化才會血脈暢通。美國的金融機構顯然是不會為人民幣做嫁衣的,歐洲的機構則不然。

5、自設的枷鎖也要破局

當然,最重要的角力終歸要回到中國自身。

從一個國家貨幣的國際化角度而言,在資產高估的時刻開始是最不利的。

不論是美元還是日元,其國際化都是在資產偏向低估的時刻展開的,因為這有利於資本的流入與沉澱,有利於外資持有你的幣種資產,時間一長了,你的貨幣就成了他國的儲備貨幣。但也不可過低,這會造成財富流失,所以,如何把握這個度是一個難題。

目前中國一二線房地產估值偏高,不可再放任泡沫,這是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個軟肋,它不僅會阻礙匯率與資本進出放開的進程,而自由兌換與自由浮動,可以說是目前人民幣國際化的最大兩道門檻!

一二線無節制、無節操地炒作房價,最終會壓制中國經濟最有希望的部分,也是人民幣國際化的最重要基石:企業的創新能力與青年對未來的信心。

一二線房地產再加槓桿,客觀上而言是我們全球破局能力不足的體現,也是美國所樂見並鼓勵的中國加槓桿方向,因為這裡的泡沫越大,人民幣打破美元壓制的枷鎖,所需要的時間就越長!■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