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言與敢言

0
383

foul-language

前天,梁振英出席了一個青年高峰會與年輕人對談,席間一名台下發問者批評政府打壓年輕人聲音,譴責警方於佔中期間向「手無寸鐵」示威者放催淚彈,最後更拿著咪高峰向特首爆粗,大叫「X你老母」。

昨日,以擊敗林丹成名的香港羽毛球新星伍家朗,在香港公開羽毛球錦標賽男單決賽打敗印度球手山米亞,成為香港首位贏得超級系列賽的男單球手。締造歷史的一刻,全場掌聲雷動,誰知一宣佈頒獎嘉賓是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場內立即有人報以噓聲。幾分鐘前,大會主持還在盛讚香港球迷有品,不會噓輸給伍家朗的印度選手,沒想到,話口未完,已有人帶頭狂噓步出場頒獎的劉江華。

網民評論,都把這些人這些行為視為「勇者」、「敢言」;主辦單位甚至現場主持,通常也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轉移視線不加譴責,於是,造就這種發洩侮辱式的政治報復風氣繼續蔓延,而且愈演愈激。

敢言,我以為,是孟子曰「雖千萬人吾往矣」之氣度,卻原來,不過是敢於當著你不喜歡的人說句粗言,然後拂袖離去的幼稚行為。那位向特首爆粗的年輕人,連梁振英的回應也不願聽,丟下一句粗話就走了,他根本不是想對話,說完就走,更顯出怯懦心態。

好多年前我在演藝學院看舞台劇,已忘掉是什麼戲碼,只記得台上演員不斷爆粗,台下就不斷爆笑,每一句粗口都是一個笑位,每一句對白只要加入粗言助語詞就有人笑。我不明白笑點在哪裡,外子是在大學教喜劇的,他都莫名其妙:「原來觀眾這樣就會笑,那我們何必度橋度得那麼辛苦?上課直接教學生講粗口就是了。」

沒多久,粗口真的變了潮流,連電視節目的尺度也寬鬆了,早前看電視劇驚見男主角爆出「PK」一語;往薄扶林道的小巴、或者大學站的東鐵上,也隨時聽到大學生流利的粗言,大家毫不掩飾,他們說,知識份子與粗鄙是沒有衝突的。

對,知識份子可以粗鄙,但知識份子不該丟掉人格。

可以不出粗言、不噓不動手而能批評人家,是高手;只懂高聲以爛口辱人、以噓聲羞人,只會突顯自己的低質素。

幾天我看到長毛在葛珮帆議員發言後講了句:「建制派議員都是雞!」,終於明白,這種只懂出口傷人的低質素民智是從哪裡開始的。■

原文轉載自《堅料網》2016年11月28日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