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經濟陷入百年大衰退 中國將用「絕招」拯救世界

0
875

can-china-save-the-world-economy

世界經濟的百年大衰退

世界在震蕩,我們唯一可以預料的是:世界還將見到一個又一個不可思議的事件。因為當經濟弦綳到了極度的環境下,其他方面都會被牽扯進來。

可以預料:2017年新聞的關鍵詞將是這些:總統辭職、流氓當選、黑天鵝、股市暴跌、失業率再次高企,實業蕭條、房價下跌,產能過剩、鋼鐵、煤炭價格橫遭腰斬,大宗商品低迷……

black-groose
2017年全球的黑天鵝

現在,我們終於發現一個現象:世界經濟發展到現在,再也發展不下去了!

原本,世界經濟一直靠兩條腿走路:一個是「自由市場經濟」,以美國、歐洲、日本、香港等為代表;一個是「傳統計劃經濟」,以原來的蘇聯、改革開放前的中國為代表。兩條腿走路,這個腿不動另一個腿就動,總體上來說世界經濟是往前行的。

而自從中國改革開放和蘇聯解體以來,全世界基本都採取了「自由市場經濟」的形式,這就好比由兩條腿走路改成了「單腿跳」,然後又往前跳了一段距離,直到現在。

現在我們卻發現,這個單腿跳的人再也跳不動了。

縱觀全球經濟的代表性國家,沒有一個充滿力量的,都是在苟延殘喘:經濟危機一次比一次嚴重, 而各國應對危機的辦法基本上都是「寬鬆的貨幣政策」這個良藥,政府要麼發行貨幣,或者刺激經濟流通,企圖提升消費需求。最典型的就是美聯儲的降息、日本的安倍經濟學、歐洲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中國的降息降准、貨幣超發,後知後覺的印度一直在跟着用「生命」去模仿,結果不斷摔跟頭,等等。

據統計,自從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全球央行一共已降息近700次。這就好比一個人生病了就去吃西藥,但是越吃效果越差,效果越差吃的量就越大,結果不可自拔……

我們必須深刻的意識到:這個世界的天又在變了。

1776年,以亞當斯密的《國富論》出版為標誌,「自由市場經濟」在全球誕生了近300年。按照凱恩斯當年的說法:世界300年內不會有人像愛因斯坦推翻牛頓的經典力學那樣,去推翻亞當.斯密的《國富論》。而現在《國富論》的理論——「自由市場經濟」也在全球大行其道300年了,現在推翻它的時間到了。

傳統計劃經濟

推翻自由市場經濟,難道要扶傳統計劃經濟上位嗎?不是!傳統計劃經濟是已經被淘汰的經濟形式。

計劃經濟的本質是指令性經濟,是國家在生產、資源分配以及產品消費各方面做好統一規劃和部署,然後再分頭去行動。它的效率是由決策者的洞悉能力和調控能力決定的。關鍵問題是:我們的社會並不存在一個」無所不知、全心全能」的決策主體,它可以對整個社會資源的流動做到了如指掌、細緻入微。再優秀的決策機構也都是人組成的,只要是人就脫離不了人性的干擾、人性的弱點,而且人的智力和能力也是相差無幾的,所以它的運作效率只能維持在某個水平。中國早就摒棄了傳統的計劃經濟,蘇聯也已經倒閉,這也充分說明傳統計劃經濟是走不長的。

而自由市場經濟也是不完美的,由於沒有協調機制,它的供給和需求永遠都是錯配的,社會生產的物質總是會多於實際的需求,這就產生了極大的資源浪費:垃圾如山、環境污染、資源過度開發、產能過剩等等現實情況,很大程度都歸結於這個原因。而且雜亂無章的自由市場總是產生太多的抵消作用,比如重複建設、惡性競爭,再加上馬太效應和貧富分化等等,最後的結果就是工廠倒閉、工人失業、積壓嚴重、利潤超薄……

既然自由市場經濟不行,傳統計劃經濟也不行。那麼未來社會的出路在哪裡?

新計劃經濟

馬雲說:在未來30年,「計劃經濟」成分會越來越大。

他的原話是這樣說的:在沒有發現X光和CT機之前,中醫是沒辦法把肚子打開來看一看,所以中醫的號脈,望、聞、問、切形成了一種獨特的指揮系統,但是X光和CT機出來以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相信在數據時代,我們對國家和世界的經濟的明確掌握,就像擁有一個X光機和CT機那樣……請大家記住:信息IT是對昨天的總結為主,而數據是對未來的研判和預判。‘上醫治未病,中醫治欲病、下醫治已病’,我們必須學會上醫治未病,未病就是可能出現的問題。

所以,馬雲說的計劃經濟並不是傳統的計劃經濟,而是依賴於一套數據運算系統,直接將社會全方位的運算出來,然後再去生產和建設,這應該是一種「新計劃經濟」。

傳統計劃經濟之所以失敗,就是因為消費者是沒有發言權的,只有選擇的權力,時間久了,產品的便會偏離使用價值而造成供需錯位,而新計劃經濟就是來重點解決這個問題的。

技術變革是推動一切變革的根本力量。現在的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3D打印等等發展之下,使很多原來實現不了的事情正在變成現實。水木然在第一本書《工業4.0大革命》里提到:互聯網發展到一定階段,必然會深入到製造業與互聯網的高度融合,誕生出C2F(顧客對工廠,簡稱客廠)模式,在傳統的生產方式里,產品是生產者說的算,消費者只需要根據自己需求決定買或者不買。而未來是消費者需要什麼,生產者就得生產什麼,這是一個逆向生產的過程,不僅意味着定製化、個性化生產時代的到來,整個社會的供應關係也會被摧毀重建。過去是從生產到消費,現在是從消費到生產。而這恰恰也就是工業4.0的本質。

水木然認為,所謂「新計劃經濟」即:生產從屬於消費,未來的每一件產品,在生產之前都知道它的消費者是誰,唯一的標準就是符合不符合消費者需求。生產商之間比拼的不再是價格,而是誰能最先對接到消費者的需求,並且完成消費者需求的精準程度。

所以新計劃經濟的本質是什麼呢?四個字:按需生產。

按需生產

想想現在的傳統工廠吧, 他們從來沒有深入了解、統計、整合消費者的需求。所以消費者需求和設計、生產、貿易、銷售等都是分離的。工廠只關心訂單的批量和規模,貿易商只關注利率和差價,銷售商只關注打折和促銷,大家都對產品誕生的過程無感。

工廠如果只按銷售商預估的產品進行生產,就不可避免的產生的庫存和壓貨,而庫存和壓貨是吞噬廠商利潤的黑洞,中國零售商品的零售價往往是成本的5倍,眼鏡、珠寶、奢侈品零售價往往是成本的百倍,如此不合理的情況再不改良,簡直天理難容!而這恰恰就是現在經濟蕭條的根本原因!

當然,這一切也是受技術所限。所以只要一個社會的科技在發展,經濟就一定不會出現停滯。

成功,過去十年屬於互聯網企業,未來十年一定屬於徹底轉型的傳統企業。傳統企業會因為互聯網而發生裂變、重構,帶來創新。未來成功轉型的企業,一定會以移動互聯網為工具觸覺(比如各類APP、各種應用程序)去感知消費者提出要求,然後倒逼到產品的設計、研發,更重要的是:藉此機會拿到消費者的訂單!將訂單和要求一起下單給供應商,產品生產出來之後,再通過強大的物流系統送到消費者手裡去。

這就是未來的供應鏈,具有扁平化、定製化、柔性化三大特點。

誰掌握未來的權力?

未來社會的決策主體不是某個機構,而是一個強大的機制,這個機制只依賴於數據和信息。當匯聚到足夠多的消費信息之後,決策信號就自然形成了。決策信號對各個市場配發 「分散決策」,於是每個市場主體都有了一套「自發秩序」,組合起來就是一套完整而有序的系統,生生不息,有條不紊。

在這樣一個價值體系中,每一個人都同時既是消費者也是生產者,如果再採用合理的機制使參與到設計、生產的消費者也會得到相應價值回饋。那麼大家都會發揮主動能動性和創造性,去創造價值。

所以未來社會的權力也是去中心化、扁平分佈的。每一個人都自己的發言權和定義權。

全球化大生產

而對於世界來說,中國未來的角色應該是一個信息大節點。因為中國電子商務已經處於世界最發達水平,再加上跨境電商向其它國家的滲透,以及阿里雲的頂層配合,中國可能組織成一種全球性大生產,這種大生產首先打破的就是美國主導的傳統全球產業鏈。具體來說就是由資源型國家、生產性國家、金融型國家構成的產業鏈條,然後美國以貿易和貨幣為手段,對不發達地區進行變相掠奪。但是這種局面即將被更改,因為未來的規則很簡單:就是發動利用全球化協作的力量,讓全球的每一個角落的消費者生產他想要的產品,因此中國正在制定新規則。

水木然10月份時在寧波跟一群美國客人一起吃飯,更加堅信了這一點,因為這群千里而來的美國企業家來中國目的讓我感到很驚訝,他們竟然是為了給中國做代加工來了。Zipi是美國一家很強勁的營養品生產商,為了進入全球潛能最大消費市場——中國,來跟中國的暴蜂蜜螞合作,雙方一個貢獻產品,一個貢獻消費者組合,一起成立了公司。這也就意味美國原裝產品將以最直接的價格直接送到中國消費者手中。

而在以前,這些產品都是在中國生產,再貼上美國的牌子高價賣給中國。所以電子商務的真正意義就在於:任何一個地方的消費者,都可以享受到任何一個地方的頂端產品,一旦省去了傳統的貿易和貼牌環節,消費者將大大受益,所以未來全球產業鏈一定會大重組,不再是縱線的剝削鏈條,而是橫向的扁平分佈式的,即:將全球的消費者和生產者直接對接,消費者不僅受益,還可以參與設計過程,實現跨國生產和定製。

過去之所以誕生像沃爾瑪、家樂福這樣的全球連鎖超市,因為他們負責全球產品的流通,通過採用全球化採購和零售的方式,獲得最大差價。而未來是互聯網調控產品的流通,通過採集各地的需求和供給數據,進行自動匹配。天下沒有最好的產品,只有最合適的產品,水往低處流,價值往高處走。只有當一個產品送到最合適的消費者手裡的時候,才能發揮自己的最大價值。這就是全球化大生產的意義。

展望未來

「新計劃經濟」即不存在「公有制」;也不存在「包分配」,更不會存在大量混吃混喝的「體制內人員」。而每個人的「收入」都會和「價值」直接掛鈎的,一個優秀的制度必然使大家各歸其位、各盡其才。

再來思考一件事:自從新中國成立後,已經先後經歷了「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兩個階段。在「計劃經濟」階段,中國實行「按計劃生產」;到了「市場經濟」階段,中國開始「按市場生產」,而現在我們正在實行「按需生產」。隨着科技的發展和生產關係的調整,未來我們將逐漸過渡到「按需分配」的階段,因為定製化就意味着產品的多元化,社會的物質產品一旦各不相同、琳琅滿目,每一個人就會各取所需,那麼傳統的競爭和搶先就不沒用意義了,社會呈現出和而不同的局面,這就是我們說的「共產主義」時代。■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