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多拉魔盒已打開 誰來對歷史負責?

申鵬

0
370

兩個「基因編輯嬰兒」的誕生,震驚了全世界,在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上,這件事已經成了最大的熱點,全球生命科學界都在討論着中國科學家賀建奎的「創世紀」,歷史會記住這個名字,他開啟了「變種人」時代。

賀建奎的人類胚胎基因編輯實驗,也已經成了羅生門。現在,沒有人願意站出來承擔責任,也沒有人能夠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1、南方科技大學說他們對此毫不知情,賀建奎已經停薪留職。

2、深圳計生委醫學倫理專家委員會表示毫不知情,已啟動調查。

3、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否認:「孩子不是在我們這裡生的」。

4、倫理意見書上簽名的專家表示,簽名是偽造的,不知情,未參會。

似乎大家都在拚命撇乾淨,宣布和這件事沒有關係,南方科技大學、莆田系醫院,都表示自己是冤枉的,賀建奎彷彿手眼通天,無中生有就避開了所有人的耳目變出了兩個基因編輯嬰兒。

然而,我們可以去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查詢,就能發現一個叫做《HIV免疫基因CCR5胚胎基因編輯安全性和有效性評估》的註冊項目,正是11月26日報導的《中國首例基因編輯嬰兒誕生》的臨床試驗項目。大家猜猜這個項目是什麼時候註冊的?2018年11月08日,也就是20天前,這時候,孩子都生下來了。這是一次「補註冊」,先斬後奏。更有意思的是——研究負責實施單位明明白白寫着「南方科技大學」。項目主辦單位明明白白地寫着「深圳和美婦兒醫院」。

賀建奎,也不只是一位科學家和大學教授,他還是個企業家,他持有7家公司的股權,還是6家公司的法人代表,資產超過1.5億。其中最早創建的,是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今年4月宣布獲得2.18億元A輪融資,主營業務是第三代基因測序儀;註冊資本最多的,是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這家公司還獲得了南科大旗下深圳市南科大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的入股。南方科技大學宣傳部有關負責人也已證實,在賀建奎創辦的企業中,學校佔有一定比例的股份。

網上公布的那份《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醫學倫理委員會審查申請書》申請書上也明明白白寫着,該項目的倫理審查機構和第二資助人為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但是深圳市衛生計生委醫學倫理專家委員會的相關人員表示,並沒有收到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對於該項目的倫理審查報備。

國家衛生計生委在2017年4月11日發布了一份《關於公布經批准開展人類輔助生殖技術和設置人類精子庫的醫療機構名單的公告》:截至2016年12月31日,經批准開展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的醫療機構共有451家。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不在許可名單內。

據調查,深圳和美是知名的莆田系醫院,其法定代表人、公司董事局主席名叫林玉明,系福建人,屬於莆田系第二代。使用天眼查發現,賀建奎的深圳因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與莆田系的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存在着間接參股的關係。

所以說,各方都宣傳和這件事沒有關係,然而大家卻發現,在他們背後,到處是千絲萬縷的聯繫,他們一路違規違法,瞞天過海完成了這件事,現在卻都在喊「我不是,我沒有」!。資本的力量深入到了高校、科研機構、基因測序公司、莆田系醫院,結成了一張大網,果然是真正的「產學研一體化」。

不管這件事背後到底是什麼樣的背景和推動,這對雙胞胎基因編輯嬰兒就這麼在中國誕生了。先斬後奏,就在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開幕之前,堂而皇之地發生了。賀建奎還在峰會上對此事進行發言,我估計,此刻賀教授心中想必有一種做上帝的快感。

這件事所有的利弊,大家都已經分析清楚了,總結下來就兩點:1、母嬰阻斷技術非常成熟,不需要編輯基因就能生下健康的嬰兒;2、修改這段基因雖然可以免疫HIV,但同樣會帶來其他疾病概率升高的風險,還會因為「脫靶」導致其他基因缺陷。

所以,這不是什麼科技領域英雄壯舉,而是拿兩個孩子的未來賭自己的名利和前途!這不是什麼「敢為天下先」,這是造孽。

面對鋪天蓋地的質疑,賀建奎本人如此回應:「基因編輯只是想幫助致命遺傳病家庭,這些父母眼睜睜地看着孩子飽受遺傳疾病的痛苦。我拒絕基因增強、性別選擇或者改變皮膚眼睛的顏色,因為這些不能算是對孩子真正的愛。」

那麼,我請問賀教授,基因編輯技術只能用於治病救人,這兩個孩子原本不必通過基因編輯誕生,成熟的母嬰阻斷技術可以讓她們100%避免感染HIV,健康地出生,你冒着“脫靶”的風險,強行編輯了她們的基因,就算是對孩子真正的愛了嗎?

畢竟基因編輯不是請客吃飯,是用CRISPR/Cas9操作工具,刪掉CCR5中的32個鹼基,使之變成CCR5Δ32,從而獲得免疫HIV的能力。但研究結果表明CCR5完全缺失的人群並不完全正常,他們更容易感染HIV以外的病毒、患癌以及其他疾病。即使CCR5完全敲除也不能獲得完全的‘HIV免疫’,因為HIV有兩種毒株,即CCR5偏好型和CXCR4偏好型,分別藉助CCR5和CXCR4受體感染細胞。也就是CXCR4毒株依然可以感染CCR5缺失的人群。

最危險的,還是基因編輯無法避免的「脫靶效應」,用CRISPR這種工具進行基因編輯,雖然可以強力修改目標基因,但也會出現「脫靶」現象,編輯了不該編輯的基因,導致未知的基因缺陷和突變。在很多實驗中,編輯基因脫靶並不是什麼大問題,比如農作物或者動物胚胎,可以在先培養着,然後不斷檢測指標,如果檢測出了問題,直接銷毀樣本就行了。

但是這一次編輯的是人類基因啊,是胚胎啊,如果早期發現問題還可以處理,但在胚胎髮育成熟後,發現嚴重的「脫靶」就完蛋了,你總不能把孩子給銷毀了吧?孩子長大成人之後,也是要結婚生子的,那麼她就有可能把缺陷基因進一步遺傳給下一代。說得嚴重一點,這有可能污染中華民族,乃至於整個人類的基因庫!到時候,誰來對歷史負責?

如論如何,兩名基因編輯嬰兒都已經在中國誕生,無論大家支持還是反對,歡喜還是厭惡,這對雙胞胎小姑娘都已經是我們人類的一員,她們被修改過的基因,也將進入人類的基因庫,不斷遺傳下去。

作為兩個孩子的父母,我無法猜測他們的真實想法,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準備好了,去照顧孩子的一生。這樣的人生,對她們來說,太難了。兩個孩子們會從小被像實驗室的小白鼠一樣被不斷監測,抽血做試驗,DNA測序,來觀察基因編輯是否成功,能不能免疫HIV,有沒有基因編輯脫靶。

露露和娜娜,會失去自由的童年,會失去作為人類的尊嚴和快樂,因為她們是「實驗對象」,一定會被嚴格控制生活環境,控制變量,她們會被禁止觸碰某些東西,會被禁止做某些事情。媒體會關注她們的生活,她們會失去很多很多的快樂,甚至會遭到其他孩子的歧視。甚至,到她們長大成人的時候,會有來自各方的壓力去阻礙她們正常的戀愛、結婚和生育。

這絕不是危言聳聽!

到時候,誰來為這兩個孩子的一生負責?■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