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首例基因編輯實驗 為何會遭到科學界集體譴責?

肖可、樓婍沁

0
364

基因改寫之後,一個新的基因會產生什麼影響,會增加其他疾病的可能性嗎,會產生什麼副作用,這些都是未知數。

第二屆基因編輯峰會11月27-29日在香港召開,而一則首例基因編輯嬰兒誕生的信息已經引起醫學界集體討伐。

11月26日下午,122位科學家在新浪微博「知識分子」賬號上發布聯合聲明,對「首例免疫愛滋病基因編輯嬰兒」進行強烈譴責。聲明稱,「對於在現階段不經嚴格倫理和安全性審查,貿然嘗試做可遺傳的人體胚胎基因編輯的任何嘗試,堅決反對,強烈譴責。」

聲明針對的是人民網26日上午報道,來自中國深圳的科學家賀建奎在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召開前一天宣布,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於11月在中國健康誕生。他的團隊採用「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對這對雙胞胎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愛滋病。具體來說,該實驗團隊試圖在人類身上禁用一種名為CCR5的基因。該基因會形成一個蛋白質門口,允許愛滋病毒,即導致愛滋病的病毒,進入細胞。

自2012年CRISPR技術被闡明后,科學家已經陸續運用該技術為人類健康與疾病治療領域帶來了諸多福音。

但此次,這對雙胞胎的出生,引起了醫學界普遍反對。

「這意味着這一刻人類其實已經是被改變了。這兩個小孩已經缺失了我們長久進化以來一直帶有的基因,不管這個基因有什麼功能。」清華大學教授、清華大學全球健康及傳染病研究中心與愛滋病綜合研究中心主任張林琦表示。他稱,在美國等西方國家,要做和人類相關的實驗,一般只有體細胞會作為基因編輯的實驗對象,比如提取一部分血液細胞加以「修飾」。

「這些體細胞里被修飾的基因不具備遺傳性。」他強調,「這樣的實驗和這次的研究有本質區別。這對雙胞胎的出生,意味着他們身體里所有的細胞里都存在着被編輯過的細胞,會有遺傳性。」

包括張林琦在內的不止一位專家都對該項研究的倫理性提出了巨大質疑。

華東師範大學研究員李大力亦對媒體表示了自己的震驚,「基因編輯怎麼可能用到健康的胚胎上,而且最終小孩出生了。」

他也提到了遺傳性的問題,稱受精卵的基因編輯與子宮內胎兒的基因治療有顯著區別,因為後者會發生生殖系轉移,為倫理的禁區。「作為基因編輯研究者,我完全不明白這項置倫理紅線於不顧,置受試者本人健康與家庭穩定於不顧,置中國科學家群體的共同意識和聲譽於不顧的所謂研究的目的是什麼?不管怎樣,應該受到強烈的譴責,如果有違法律法規還應當受到法律的制裁。」

相關技術的成熟度是另一個引發關注和討論的因素。

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研究員魏文勝認為,就CRISPR技術來說,雖然它有好用的一面,但基因剪刀並不是越鋒利越好,因為既然它能夠「中靶」 ,就同時存在「脫靶」 的可能, 濫殺無辜的情況不能完全避免。他認為,相關技術的應用目前還停留在理論討論階段。

事實上,在全球範圍內,從現有的法規體系出發,直接在人體受精卵和胚胎展開基因編輯實驗都是被嚴格禁止的。根據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就上述新聞發表的一篇評述,大多數西方國家都認定在體外受精胚胎和人體上進行這樣的實驗是違法的;在美國,相關實驗是被嚴禁的;而中國在2003年試管受精操作的相關指導文件中,也將基因編輯列為禁項。

據《生物通》等媒體渠道的消息,中國研究人員曾在2015年宣稱在實驗室培養皿中對人類胚胎基因展開編輯實驗。但當時實驗的前提是該人類胚胎不可存活。而目前此次針對活體胚胎的實驗是否獲得了相關部門的許可尚不可知。

讓人不解的還有賀建奎的實驗動機。

據目前已有的公開資料,賀建奎之所以選擇以愛滋病防治為方向進行胚胎基因編輯,是因為他認為相關感染「在中國是個大問題」,是「一種主要的,不斷增長的公共衛生威脅」。

但卓正醫療兒科、兒童遺傳代謝病醫生袁泉告訴界面記者,中國並非愛滋病(HIV)高發區域,感染幾率不高,同時,相比之下,應對感染性疾病,疫苗有更成熟的的技術。「雖然目前尚沒有HIV疫苗,從研究看,相信也不遠了。」

國家衛生與健康委員會疾病預防控制專家委員會委員盧洪洲教授在接受《北京青年報》採訪時也表示,「愛滋病的母嬰阻斷非常成熟,如果擔心愛滋的親子間遺傳,母親治療就可以了,幹嘛還要做這份研究呢?它的研究價值何在呢?」

張林琦在接受《健康報》採訪時還提及,由於愛滋病毒的高變性,即使清除CCR5基因,也無法完全阻斷愛滋病毒感染;但是現在母嬰阻斷技術非常有效,高達98%以上,可以阻止新生兒不被愛滋感染;至於HIV感染的父親和健康的母親,更是100%可以生下健康的孩子, 根本無需進行CCR5編輯。

「雖然目前人類基因測序技術成熟,但是在基因解讀和編輯方面仍然存在限制,」袁泉補充道,「基因改寫之後,一個新的基因會產生什麼影響,會增加其他疾病的可能性嗎,產生什麼副作用,這些都是未知數。面對任何一個新科技的應用推廣,都應該抱持非常審慎的態度。」

「人類基因的突變,這是件很恐怖的事情,因為你可以讓人變得很聰明、很漂亮,但你也可以讓人變得很醜陋、很不具有人性 。所以這是為什麼相關部門對於相關實驗在具有遺傳性的人體受精卵和胚胎上展開,要做出嚴格的界定和規定,使得相關技術是在造福人類,而不是在毀滅人類。」張林琦說。■

來源:界面新聞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