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懂中美貿易「休戰」背後的潛台詞

梅新育: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

0
114

「一場晚宴,中美各表」,中美元首G20會談舉世矚目,而會談的初步結果大家也都知道了:中方媒體報導,兩國元首達成共識,停止加徵新的關稅。在具體層面上,中美雙方將探討從擴大市場准入到保護知識產權,避免強制技術轉讓,再到共同反對網絡竊密等一系列共同關切的問題。

美方發布的聲明意思也很明確:美方原先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的關稅,明年1月1日後仍維持在10%,而不是此前宣布的25%;中美雙方將在90天內展開談判,如屆時不能達成協議,10%的關稅則予以提升。

此次會談的最大成果在經貿共識之外,還在更重要地意義上暫時遏止住了中美兩國今年快速滑向新冷戰的危險趨勢。

立場

首先,中國始終高度重視維護、增強中美關係。這一核心立場貫穿始終。

特朗普正式就職不足3個月,2017年4月6日,習近平主席到訪美國海湖莊園、與特朗普舉行元首會晤時,就明確表達了保持和進一步改善中美關係、並為此採取實際行動的意願,看一些當時的表述:

「中美兩國關係好,不僅對兩國和兩國人民有利,對世界也有利。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

「要充分用好新建立的外交安全對話、全面經濟對話、執法及網絡安全對話、社會和人文對話4個高級別對話合作機制。要做大合作『蛋糕』,制定重點合作清單,爭取多些早期收穫。推進雙邊投資協定談判,推動雙向貿易和投資健康發展,探討開展基礎設施建設、能源等領域務實合作。」

2017年末特朗普訪華時,中方與美方簽訂了總額高達2500億美元的雙邊經貿合作協議,規模之大,史無前例。所以,有些網上輿論聲稱是中國拋棄「韜光養晦」而把美國從朋友逼成敵人,就當真是不辨黑白了。

然而美方還是發動了對華貿易戰,一舉刷新全球貿易史上雙邊貿易爭端涉案貿易額歷史紀錄數十倍,令國內外高度擔憂中美可能由此全面走向對抗。金融市場參與者對此擔憂尤為強烈,畢竟這是其不可抗的系統性風險。但遺憾的是,美國副總統彭斯在10月4日和11月兩次發表鷹派色彩濃烈的講話,憂心也終於衝破了峰值。

此次會晤之後,王毅外長說得明白:「中美兩國元首當晚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會晤中同意,中美關係一定要搞好,也一定會搞好。雙方同意推進以協調、合作、穩定為基調的中美關係。」

再考慮到貿易戰爆發以來中美領導人似乎頗有默契地始終保持着個人友誼,中美領導人對將中美矛盾衝突限制在一定程度之內應該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倘若有人一定要把新冷戰強加於我們,我們有足夠勇氣迎擊挑戰,基於實力和社會凝聚力對比的分析也賦予了我們足夠信心;但和為貴,通過平等、理性的談判對話避免中美新冷戰,對兩國和全世界都是幸事,貿易戰以來將近9個月的較量情況也創造了「以鬥爭求團結」的條件。

成果

這次中美會晤在經貿、國際政治與安全等領域取得了多項成果。

首先,會晤實現了中美貿易戰休戰。這裡要注意,是「休戰」,而非「終戰」。雖然兩國元首達成了停止加徵新關稅的共識,但並沒有取消此前雙方各自加徵的關稅,而且停止加徵新關稅有3個月期限。

中方表述提到,雙方經貿團隊加緊磋商的方向是取消今年以來加徵的關稅,推動雙邊經貿關係儘快回到正常軌道,實現雙贏;但按照美方表述,如果接下來雙方團隊具體技術性談判結果不能達成共識,美方仍然有很大概率開始加徵新的關稅。

其次,在這場元首會談中,中方比較成功地引導了按中方主張的原則達成解決經貿分歧的共識。在5月份中美經貿磋商發布聯合聲明之後,我曾總結出我方不可退讓的三大底線:

1、以中國擴大進口的積極主張緩解貿易不平衡,而不是中國減少出口的消極主張;

2、沒有設定美方當初提出的「中國削減兩千億美元貿易順差」令性計劃指標;

3、沒有扼殺《中國製造2025》,維護了中國追求產業升級、自我發展的權利。

從這一次中美雙方的表述來看,即使是完全按照美方表述,雙方的共識也是以中國擴大進口的積極主張緩解貿易不平衡,這條途徑更符合客觀經濟規律。

在更為具體的層面,美方聲明中提到,中方表態願意批准以前未經批准的高通(Qualcomm)收購恩智浦(NXP )交易。

高通收購恩智浦案堪稱近年全球芯片業界最引人矚目的併購案之一,已獲得美國、歐盟、韓國、日本、俄羅斯等全球八個主要監管部門同意,唯有中國政府遲遲沒有放行,高通為此將完成交易的時間延期三次,從最初設定的4月25日延至7月25日,本來中方監管部門對這一交易的審查時間到10月14日才結束,但鑒於今年中美貿易戰爆發后的形勢,高通於當地時間7月25日宣布放棄了這一交易。現在,中方表示,如果高通-恩智浦收購案再次提交,中方願意批准。

從這條信息可以得出兩點結論:

其一是通過這個舉世矚目的場合,中方含蓄地向世人宣示了自己通過跨境併購反壟斷審查等渠道對許多國際經貿交易擁有域外管轄權。

其二,今年的中美貿易戰極大地刺激了中國進口替代型高新技術產品的投資與生產。但有關企業和地方政府需要明白,貿易戰帶來的這個時間窗口是有限的,不可能無限期延伸,務必抓緊時機,快馬加鞭,儘快趕在時間窗口關閉之前投產,搶佔市場先機。

不僅芯片等信息技術產品,汽車等產品也是如此,在這場貿易戰爆發之初,我就提出,這場貿易戰與中國大幅度擴大外資市場准入相結合,可能會給中國吸引IT、汽車等產業投資創造良機。前幾天,通用汽車已經宣布在美加等國大規模裁員、關閉工廠;由此也希望各地、各部門和各企業、投資者抓住時機,大力發掘貿易戰危中之機,發展是硬道理。

休戰

這場貿易戰休戰對中美兩國和世界經濟政治都是好事,中美兩國人民可以為此過個好年,全球股市可藉此喘息站穩。

儘管如此,我們仍然不能輕易指望中美貿易戰結束,我對中美貿易戰「總體戰+持久戰」的整體判斷不變,而且我們仍然必須做好防範極端情況的準備,即「美國向中國全部對美出口加稅+美國經濟蕭條」疊加衝擊。

因為美方的不少主張是違反客觀經濟規律的,卻企圖通過「自己生病、別國吃藥」來解決,不可避免要與中方發生矛盾。如美國貿易逆差問題,其本質是國民儲蓄過低的體現。整理計算一下1980—2017年間中美兩國儲蓄率及其差額,便可得結論如:

38年裡所有年份中國儲蓄率均高於美國;

其中除1981年一年中美儲蓄率差額為8.6個百分點之外,其餘所有年份中美儲蓄率差額均大於10個百分點;

其中有15年中美儲蓄率差額在10—19.9個百分點之間;

有14年中美儲蓄率差額在20—29.9個百分點之間;

有8年中美儲蓄率差額超過30個百分點;

在此期間,中美儲蓄率差額最高紀錄為36.9個百分點。

這樣的國民儲蓄率差距,決定了無論中國如何擴大從美國進口,美國貿易逆差在可預見的未來都不可能完全消除,美國軍費、社會保障兩大開支過度膨脹還會加劇這一問題。

按照美方表述,如果接下來雙方團隊具體技術性談判結果不能達成共識,美方仍然會加徵新的關稅,特朗普政府也完全有可能重演他們已經一再表現的「棄約精神」,以下因素還會加大他「棄約」的概率:

先是美國經濟蕭條、金融危機的陰雲已經在地平線上若隱若現,倘若成為現實,很有可能激勵美國政府進一步訴諸貿易保護主義的動機;

緊隨其後,特朗普的政敵們難免加倍努力利用貿易戰給特朗普「挖坑」。經過中期選舉,民主黨佔多數的眾議院會在各方面給特朗普找茬,尋求「欲加之罪」。對此也仍不可放鬆警惕。

在未來相當一段時期內,「打打談談」會是中美關係的常態,我們需要習慣這一新的環境。

與此同時,着眼於中國長期發展的需求,在這場史詩級貿易戰中,我們也應當用兩種眼光來審視美方的作為:鬥爭對手的眼光,以及國際經濟政治體系新興主導大國的眼光。用后一種眼光來審視,就是要從國際經濟政治體系主導大國的角度,着眼於可持續地發揮主導作用,設身處地評估美國作為的得失成敗,總結其經驗教訓,為我所用。

「抉擇是重要的,教訓是可以吸取的」。一旦歷史將國際經濟政治體系主導大國的責任放上中國肩頭,我們才能不至於全無準備,手足無措,以致錯失良機、陷入困境。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