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基因編輯嬰兒身上那些讓人不寒而慄的細節!

0
221

11月26號,南方科技大學的生物學家賀建奎在香港接受美聯社專訪時宣稱,他的實驗室利用一種基因編輯技術,在至少七對夫婦的受精卵上修改了一種名為CCR5的基因,且其中一對雙胞胎嬰兒已經在11月出生。賀建奎表示,這種基因編輯方法能夠讓這些孩子具備對艾滋病的天然免疫力。

這起首例基因編輯嬰兒信息在全球引發了軒然大波。11月27號,據央視新聞報道,當天下午,科技部副部長徐南平對引起社會極大關注的基因編輯嬰兒事件做出回應。徐南平表示,2003年頒布的《人胚胎幹細胞研究倫理指導原則》規定,可以以研究為目的,對人體胚胎實施基因編輯和修飾,但體外培養期限自受精或者核移植開始不得超過14天,而本次「基因編輯嬰兒」如果確認已出生,屬於被明令禁止的,將按照中國有關法律和條例進行處理。

賀建奎團隊的基因編輯原理是什麼呢?愛滋病病毒能夠精確地識別人體中的某一類免疫細胞,入侵井且殺死這些細胞,從而讓患者喪失免疫機能,最終可能導致患者死於嚴重感染。愛滋病毒之所以能夠精確瞄準人體免疫細胞,是因為這些細胞的表面,有一個天然的分子路標被HIV偷偷利用了,這個分子路標就是CCR5基因生產的。賀建奎團隊的做法就是直接編輯嬰兒基因組,去除CCR5基因,降低嬰兒罹患愛滋病的風險。這項技術看似在愛滋病防控方面進步巨大,值得為之歡欣鼓舞,實則存在巨大的技術和倫理風險。

首先,從免疫角度來看,對CCR5的編輯,雖然可以免疫HIV1,但有可能引發其他缺陷和疾病,這個修改出來的CCR5Δ32,就和多發性硬化、子宮頸癌以及精神分裂症有着醫學上的相關性。

其次,從靶點角度看,該技術存在嚴重的「脫靶」問題。就科學實驗而言,誰也不能保證百分百獲得想要的結果,且基因之間的相互聯繫並未研究透徹,一旦脫離靶點,切除其他關鍵基因,有可能引發其他基因突變。同時,即便是愛滋病母親生孩子,醫學上已經有很成熟的阻斷療法,有99%的可能讓孩子不會被感染,只要未來孩子自己注意防護措施,其感染愛滋病的風險是完全可控的。所以基因編輯嬰兒完全是得不償失。

第三,從個體角度看,兩個孩子出生以後,就要不斷地接受觀察檢測,淪為賀建奎團隊的「小白鼠」,這樣在不斷檢測與檢查中成長的孩子如何擁有健康的心理?賀建奎你有什麼資格讓別人成為你的實驗品?你憑什麼踐踏孩子的人權?這麼安全你為何不搞自體實驗?為什麼不讓自己的孩子享受你的偉大科學成果?更勿論其違反基因編輯胚胎的「14天原則」,把不安全的技術風險轉嫁給兩個無辜的孩子。

第四,從基因污染角度看,賀建奎的基因編輯嬰兒最大的風險來源於其研究首先污染了中國人乃至全人類基因池。賀建奎團隊打的研究旗號是預防而不是治療,直接編輯基因誕下嬰兒后,該基因會通過生殖繁衍被嬰兒後代繼承。目前這種編輯基因是否脫靶,危害幾何,所有人都不得而知。法律規定這類基因編輯嬰兒不得結婚生育吧,違反人權;不禁止其結婚生育吧,後果不堪設想。一般而言,法律不可能限制這兩個嬰兒結婚生育的權力,一旦這些被私自編輯的基因不斷傳播下去,要知道人類雖然有60億,但基因溯源的話,祖先實際就只有有限的幾個。這兩個嬰兒極有可能成為轉基因人的祖先,隱藏危害性將全面擴大,類似於蝴蝶效應。更可惡的是,賀建奎以保護其隱私為名,拒絕透露兩名基因編輯嬰兒的身份,已經帶有主觀污染中國乃至全人類基因池的故意。賀建奎的基因編輯嬰兒技術已經成為中國醫學界的「癌細胞」。

11月28號,進行基因編輯嬰兒的賀建奎參加在香港舉行的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並直接發表演講。雖然遭到各界強烈質疑,但賀建奎卻厚顏無恥地表示自己很自豪。提問環節,當有人問兩個女孩基因編輯的不同,會產生怎樣的影響?賀建奎表示「我尊重孩子的自主權,他們的人生由自己決定。」編輯以後來說自主權?他們的人生能自由選擇嗎?通過基因編輯改變人類基因組,會影響整個人類的基因池,賀建奎及其團隊憑什麼在沒有經過其他人類成員同意的情況下改變人類基因池?公然污染中國人乃至全人類基因池,是賀建奎聲稱對兩個嬰兒個體負責就能夠消除的嗎?你賀建奎沒資格替全人類做主,你不是上帝。人類對微觀領域特別是人體器官的研究還停留在初始階段,一個大腦的運行原理都搞不清楚,你賀建奎居然想做上帝造人?當真是一條科學瘋狗!

第五,退一萬步講,基因編輯技術被證明是可靠的,一旦大規模商業應用並全面擴張到其他基因領域,對個體就會產生基因歧視這個新的社會倫理問題。當身高、性別、膚色、智商都可以通過基因編輯改變的時候,資本的多少將直接決定人的高低貴賤。基因歧視將隨之產生,有錢的家庭就可以定製一個各方面均十分優秀的孩子,而窮人家庭就只能靠邊站。從出生開始,孩子的一切就已經命中注定,資本將決定一切。基因定製後,人將成為資本的產品,孩子將成為父母的私人財產,封建禮教將全面復活,被打碎的精神枷鎖將再次沉重的套在中國人頭上。資本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肆意編輯基因,為資本服務。

社會基層將全面洗牌,上層擁有資本越多後代越優秀,豪門通過聯姻結成既得利益集團,壟斷資源越來越多,財富越來越集中,形成社會領域千年不死的「癌細胞」。與封建禮教結合,社會將全面固化並喪失人性。下層,寒門弟子再優秀也不可能通過社會競爭擊敗富人精英的後代,寒門弟子將永無出頭之日。上層精英與下層人民之間的社會地位越來越大,最終的結果必然是揭竿而起,社會再次進入歷史周期律。

兩千年前,揭竿而起的陳勝吳廣起義中,陳勝反問過:「王侯將相,寧有種乎?」賀建奎打開基因編輯和基因定製的潘多拉魔盒以後,王侯將相,確有種也!諾貝爾獎獲得者巴爾的摩表示,「基因編輯嬰兒這件事很不幸」。其實這個技術的危害性又豈是不幸能夠完全概括的呢?

當很多科學界人士,包括諾貝爾獎獲得者巴爾的摩,在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上都認為賀建奎是在為了基因編輯而編輯的時候,賀建奎在會上反覆提到他的基因測序。同時誕生的兩個雙胞胎女嬰中,一個女嬰的基因編輯正確了,另一個的基因沒有編輯正確,已然脫靶。那麼這個脫靶的女嬰,會有什麼樣的缺陷呢?是水平不夠導致一個編輯錯誤呢,還是本來設計本就如此?不管怎麼樣,這樣的一正確一錯誤的同性雙胞胎在成長過程中,是一組多麼完美的對照組參照數據啊!對此,哈佛大學遺傳學者George Church一陣見血地指出,這兩個胚胎在使用上出現了如此大的分別,說明研究人員的「重點是測試編輯效果,而不是預防疾病」。George Church的表態揭穿賀建奎基因編輯嬰兒的目的,只是為了證明他的第三代單細胞全基因測序是對脫靶與否的有效檢測,而賀建奎的瀚海公司正好就是生產第三代測序儀的。

這裡邊的商業邏輯是什麼呢?污染中國人的基因池以後,再隱瞞基因編輯嬰兒的身份,然後賣給你基因測序儀,讓你自己去查,這還真是個一本萬利的生意啊,不想被基因污染就請買我的基因測序儀,第三代測序儀未來完全可以賣到滄海桑田,用心何其歹毒?這還不算,基因編輯嬰兒事件曝光後,其名下多家公司獲得融資、股價上漲等諸多收益。巨大的商業利益和喪心病狂的道德淪喪,恐怕才是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的根本原因所在。馬克思所言「資本家為了100%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300%的利潤,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絞首的危險」用在賀建奎身上,當真再恰當不過。

其實賀建奎的基因編輯嬰兒絕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新科研成果和技術手段。2015年4月,中國中山大學的黃軍就教授團隊就已經成功地在人類胚胎身上進行了CRISPR/Cas9的基因操作。黃軍就教授團隊嚴守14天原則,把這些胚胎到期就進行了銷毀,恪守了科學家的原則和道德倫理底線。

賀建奎的基因編輯技術主要作用於免疫細胞,其實通過改變和作用於免疫細胞本身來尋求攻破各類癌症和愛滋病等世界性醫學難題還有其他方法。除了基因編輯嬰兒這種缺德帶冒煙的技術外,血飲知道主要還有另外兩種細胞免疫療法。

第一種方法,是由四川大學華西醫院腫瘤學家盧鈾的科研小組開展的全球首個嘗試藉助免疫細胞治療被視為不治之症的肺癌的試驗,該技術已於2018年7月通過中國監管部門許可。該方法抽取志願者的免疫細胞,利用基因編輯技術對其進行改造修飾,然後再重新注入人體。目前研究人員正在觀察他的健康狀況,並準備再次向血液中注入「轉基因細胞」。這裡提到的基因編輯技術,與賀建奎的基因編輯技術不同,無需編輯人體基因組和去除某種免疫基因,實驗對象是成人,且注射以後只作用於免疫細胞而不是生殖細胞,即使失敗也不會導致被編輯基因通過生殖細胞遺傳後代,完全不同於賀建奎團隊這種基因編輯嬰兒作用於生殖細胞,污染中國人基因池。

第二種方法,就是細胞免疫治療療法,採集人體自身免疫細胞,經過體外培養,使其數量成千倍增多,靶向性殺傷功能增強,然後再回輸到人體來殺滅血液及組織中的病原體、癌細胞、突變的細胞,打破免疫耐受,激活和增強機體的免疫能力,兼顧治療和保健的雙重功效。該技術並不對免疫細胞進行基因編輯,只是增強人體本身的抵抗能力,因為隨着人的年齡增長免疫細胞數量在逐步下降,該技術只是打了一個時間差,在免疫細胞減少的時候重新回饋給人體。

其他的還包括,細胞因子誘導的殺傷細胞(CIK)療法、樹突狀細胞(DC)療法、API生物免疫治療、DC+CIK細胞療法、自然殺傷細胞(NK)療法、DC-T細胞療法等。

這些療法有個共同點,他們只作用於成人個體的免疫細胞層面而絕不影響生殖細胞,不會造成基因污染。與這些技術相比較,賀建奎的技術只能用高污染、高危害性來形容,不僅不科學而且是在拿全中國人的基因安全開玩笑,其思維方式已經與鑽研雅利安人種改良的納粹科學家無異。繼續下去,一旦兩個嬰兒的基因污染全面擴散,污染中國人的基因池,對中國的危害不亞於一場基因攻擊,比核攻擊更加危險,因為核攻擊多年以後可以降減,而基因污染會不斷蔓延,而且不可逆,嚴重威脅全中華民族的生存權。生存權是人的基本人權,沒有生存權又哪來的發展權?

上述幾種細胞免疫療法一旦取得成就,再用中國幹細胞技術修復臟器,就能夠徹底治癒癌症和愛滋病等世界醫學頑症。這種療法,可謂借術於西醫,問道於中醫。一旦成功,對全中國飽受這些疾病折磨的患者來說,無疑是天大的福音。該領域也是目前世界醫學研究的核心領域。10月1日,2018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授予美國的詹姆斯·艾利森(James P. Allison)和日本的本庶佑(Tasuku Honjo),以表彰他們在癌症免疫細胞療法方面的貢獻。

雖無緣於諾貝爾醫學和生物學獎,但就在賀建奎通過美聯社公布基因編輯嬰兒誕生的同一天,也就是11月26號,中國在該領域的研究取得了突破性進展,據武漢科技大學、觀察者網等多家媒體報道,武漢科技大學生命科學與健康學院張同存、顧潮江兩位教授已於11月20日收到國家知識產權局寄來的發明專利證書,發明名稱是「一種治療HIV(愛滋病病毒)感染的嵌合抗原受體的重組基因構建及其應用」。這是全球首個「應用CAR-T免疫細胞治療愛滋病」的發明專利,可以完全清除HIV病毒。武漢科技大學所在的武漢市擁有中國唯一一個全球最高安全級別的P4生化實驗室。在這一歷史時刻,中國人在愛滋病治療領域超越西方同行,用自己的科研實力證明了中國人的智慧。

該細胞免疫療法取得突破是中國免疫細胞療法和基因、幹細胞研究多年發展的結果,長期以來中國政府大力支持該領域研究,一個半月前的2018年9月28號,北京市政府辦公廳引發的《北京市加快醫藥健康協同創新行動計劃(2018-2020)》和《北京市加快科技創新發展醫藥健康行業的指導意見》都明確提出支持創新能力強的研發機構、具備先進生產條件的企業建立聯合體,實現免疫細胞治療、幹細胞與再生技術、基因治療技術的突破,開發治療重大疾病的細胞產品。

國家領導人也對細胞免疫療法密切關注,並為中外免疫細胞療法牽線搭橋。中國政府網報道,11月13日下午,總理在訪問新加坡並在此出席東亞合作領導人系列會議間隙,專門抽出時間,在新加坡財政部長王瑞傑陪同下參觀特沙生物醫療科技公司。主題只有一個:最新癌症療法。該公司負責人向總理介紹,他們利用病毒特異性T細胞(VST)可以特異性識別腫瘤表面的病毒抗原並與之結合的特性,「定向」殺死腫瘤細胞。「我們將患者體內的T細胞抽取、分離出來,進行基因修飾和體外擴增,複製出數以億計的T細胞,再回輸到病人體內。」這位負責人介紹說,「這就相當於把人體內的『士兵』以上百萬倍的規模複製出一支數以億計的『軍隊」,再放回身體,讓它們主動追蹤、消滅癌細胞。」該機構表示願意與中國機構加強合作,特沙生物醫療科技公司的方法與中國同行的方法一樣,都是作用於免疫細胞而絕不會通過生殖細胞遺傳。

正是在中國科學家和國家以及領導人的大力支持下,中國細胞免疫療法和胚胎幹細胞技術取得了長足進步。新華社2018年4月6號報道,中國科學院廣州生物醫藥與健康研究院研究員裴端卿領銜的研究團隊經過5年攻關,揭示了化學方法製備幹細胞的科學原理,為誘導多能幹細胞的研究和優化製備途徑提供了全新的科學視角和解決方案。裴端卿團隊開發出的這套化學小分子誘導多能幹細胞的方法,只需給細胞用兩種不同的「藥水」依次「洗澡」,便可以將體細胞「返老還童」到多能幹細胞的狀態。多能幹細胞是一類具有自我更新、自我複製能力的細胞,具有再生各種組織器官的潛在功能。免疫細胞療法+幹細胞研究突破,組合起來就能夠破解癌症和愛滋病等世界醫學難題。

另一方面,2018年6月7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宣布,在日本神戶舉行的國際人用藥品註冊技術協調會(ICH)2018年第一次大會上,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當選為ICH管理委員會成員。加入並成為ICH管理委員會成員后,對中國意味着什麼呢?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幫助中國製藥企業走出去,通過提高藥品研發、生產領域的各類標準,可以減少我國藥品進入其他成員國市場時的重複檢查和認證,其他成員國的藥品也是如此。ICH成員國涵蓋了全球最主要的藥品生產國家和地區,而製藥工業落後或缺失的國家和地區,都是從ICH成員國採購藥品。這意味着中國藥品可以全面走出國門,走向世界。

長期以來,包括中國在內的醫療市場上,龐大的癌症和愛滋病患者成為歐美以猶太醫藥公司為主的高價抗癌藥的暴利市場。《我不是葯神》中的慢粒白血病藥物的原型,是由瑞士諾華公司生產的格列衛(伊馬替尼),在影片中叫做格列寧,成本500,國內售價4萬。2018年11月26號,就是賀建奎公布基因編輯嬰兒誕生的當天,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Bayer和Loxo Oncology公司聯合宣布,FDA已加速批准了其抗癌藥物Vitrakvi上市的時間。Vitrakvi成為了第一個正式批准上市的口服TRK抑製藥物。該葯成人膠囊批發採購費用30天用量為32,800美元,約合人民幣23萬。這還只是歐美猶太醫藥公司暴利產品中的兩個,其藥品整體暴利更是金額極其龐大。

中國癌症和愛滋病治療領域取得突破同時,中國又打開了向全世界出口藥品的通道,毫無疑問,這將嚴重衝擊歐美猶太葯業巨頭的根本利益。按此趨勢發展下去,中國不僅將佔領歐美醫療巨頭的中國國內市場,而且通過中國市場推廣均攤成本以後,還將通過藥品出口吞噬猶太醫藥巨頭的全球市場。跟地緣政治一樣,中國醫藥行業正在全面挑戰美國技術霸權。長此以往,歐美猶太醫藥公司的好日子將一去不返,所以猶太資本粗暴阻止的戲碼在輿論場瘋狂上演。

當武漢科技大學宣布在愛滋病的免疫細胞療法領域取得革命性突破的11月26號當天,賀建奎公布自己的基因編輯嬰兒誕生,美國宣布已加速批准了其抗癌藥物Vitrakvi上市的時間,這明顯就是衝著中國醫療科技進步而來。這也是為什麼賀建奎團隊明知該技術應用於生殖領域必然污染中國乃至全世界人類基因池,一旦發布必然引來口誅筆伐,卻依舊堅持在11月26號這天公布基因編輯嬰兒誕生的原因。而選擇在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前一天公布,同時安排賀建奎在峰會上發言,本身就說明背後是有人在暗中操縱支持。這也是為什麼11月26號,中國武漢科技大學生命科學與健康學院張同存、顧潮江兩位教授取得全球首個「應用CAR-T免疫細胞治療愛滋病」的發明專利,這麼具有爆炸性的新聞,而美國資本控制的門戶網站和自媒體平台不僅對其屏蔽反而大肆報道賀建奎基因編輯嬰兒的原因所在。鋪天蓋地的報道,淹沒了中國人在愛滋病治療領域的壯舉,黑中國的同一天推出自己的天價抗癌藥,卻將一個喪心病狂、唯利是圖的賀建奎團隊全面呈現給全世界。

明眼人一看便知,妥妥的套路,你賀建奎申報基因編輯實驗前一個月還在高呼基因編輯不安全、違反倫理,是什麼促使你短時間內就對倫理問題「醍醐灌頂」?是什麼促使你尚未發表科研文章便違反科研常規,像明星宣布生子一樣突然公布基因編輯嬰兒出生?再說你美國,批准藥品還「加速」,是什麼原因讓你如此迫不及待?

中美貿易戰和貨幣起義大背景下,美國正缺一個全面抹黑中國高科技發展規劃的絕好機會,賀建奎團隊恰好為美國提供了這樣的子彈。該事件,如果經猶太醫藥集團控制的世界媒體炒作,其惡劣後果可能要遠遠大於薩勒曼殺害卡舒吉事件,因為卡舒吉事件只是威脅所謂的新聞自由價值觀,但賀建奎的基因編輯嬰兒則挑戰全人類基因安全底線。

另外,賀建奎事件爆發在阿根廷G20會議前4天,本次會議特朗普政府希望與中國展開會談,該事件將成為美國在高科技領域施壓中國的籌碼,進一步污衊中國工業2025發展規劃。賀建奎是中國通過千人計劃從美國引進中國的,這給了美國在高科技領域排華的一個完美借口,中國技術發展除了剽竊的罪名,現在又多了一個瘋狂的反人類的邪惡標籤。這與英國製造雙面間諜毒殺案和中情局製造金正男遇刺案分別抹黑俄羅斯和朝鮮有何區別?妖魔化中國是西方敵對勢力持之以恆的做法,華爾街支持的XX醫院以及賀的母校萊斯大學瘋狂撇清與其關係,不正好是為了讓全世界把目光都集中到賀建奎的中國人身份上嗎?

XX系醫院背後是華爾街背景的XX資本,而賀建奎畢業於美國萊斯大學,美國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11月26宣布,開始對該校生物工程學教授邁克爾·蒂姆(Michael Deem)展開調查。該教授是賀建奎的的導師,並持有其公司股份,協助了賀建奎在中國人身上從事基因編輯計劃。兩次事件都與XX系醫院有關,賀的美國背景、背後的華爾街資本、中國大學教授身份、推波助瀾的美國控制的互聯網媒體,一切的一切說明賀建奎不過是美國安插進中國科學界的特洛伊木馬,他幫助美國污染中國人基因池,幫助美國發動對中國的輿論妖魔化。不把中國法律放在眼裡的香蕉人賀建奎,拿中國孩子做實驗污染中國人基因池還理直氣壯,當在峰會上被問及他沒有得到中國相關機構許可的問題時,他居然說已經告訴了美國同行,嗯,你在中國人身上做實驗只需要通知美國人即可,美國人是你爹呀?你個賣國求榮的敗類!

PS:基因編輯女嬰為什麼一個角露露,一個叫娜娜?合起來就是luna,露娜就是古羅馬的「月亮女神」。猶太共濟會的標誌是荷魯斯之眼,指的是荷魯斯的左眼,古埃及神話中,荷魯斯之眼正好代表月亮。基因編輯嬰兒好比是上帝之手創造了新人類,這是另外一種意義上的重生,而古埃及人同樣相信荷魯斯之眼能在他們復活重生時發揮作用,這僅僅是一種巧合嗎?或許中國人無法理解這個,但賀建奎身處被宗教滲透社會各個方面的歐美社會背景下,這樣的巧合讓人不寒而慄!

這裡有個問題,美國醫學技術不是一直全球領先嗎?為什麼美國免疫細胞療法會落後於中國呢?原本在猶太資本支持的共和黨總統小布什上台後的2001年,美國西部地區的細胞免疫療法和幹細胞研究是領先於中國的,但是細胞免疫療法的發展威脅到了猶太醫療利益集團在美國以及全球抗癌抗愛滋病藥物領域的暴利,所以猶太醫藥公司買通院外遊說集團,從政策面壓制美國在細胞免疫療法和幹細胞領域的研究。正是猶太醫藥公司的這種破壞,才使得中國在細胞免疫療法和幹細胞領域迅速趕上並超越美國。目前深圳地區的生物技術公司已經將之商業化推廣,並取得卓越療效,甚至吸引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患者不遠萬里來到中國接受治療,並取得顯著效果。

除了在美國國內打擊本國細胞免疫療法和幹細胞研究,猶太醫藥公司還不忘「關照」中國這個抗癌抗愛滋病藥物暴利市場,全面打壓中國在該領域的發展。2016年魏則西事件爆發,猶太資本多家大型製藥公司發揮影響力,輿論以排山倒海之勢發動攻擊,進一步演化成質疑並全盤否定免疫細胞療法和幹細胞研究上,無奈之下政策一刀切,全面停止這些項目的醫保報銷,導致很多該領域的研究企業一下子陷入困境。比如,廣東一家從2010年起就從事細胞治療的上市企業,之前因為細胞治療進入了廣東醫保目錄,做了不少成功案例。政策停止后,陷入困境,與其他相關企業一樣都快堅持不下來了。目前隨着國家政策扶持加大,該企業才逐步恢復,沒想到現在賀建奎的基因編輯事件爆發,這些企業被再次投入政策陰影之中。

所以,最可怕的是不是賀建奎基因編輯嬰兒本身,而是出這個事情之後,會抹黑中國整個生物科學界,會搞臭中國的基因工程,而那些渾水摸魚的「民科」和別有用心的反智運動家們,會借題發揮,乘勢而起,阻礙正常的科學研究和基因工程的發展。如果重複2016年魏則西事件,那麼中國細胞免疫療法和幹細胞研究的突破就有可能戛然而止,而歐美醫藥巨頭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在這裡有人會問,猶太跨國醫藥公司打擊這些新技術不是自毀前程嗎?其實,這些既得利益集團本身就是反對改革的,當他們完成了壟斷後,就會躺在壟斷市場上不斷吸血,至於患者和國家的死活資本是不管不顧的,美國無法開展全國性大規模基建也是如此,因為新建鐵路、公路、商業中心會改變猶太資本集團控制的美國國內商業布局,直接損害其利益。同樣的原理也適用於美國新能源領域,上世紀70年代美國就有成熟的新能源技術,但由於石油壟斷為猶太資本集團提供了暴利,新能源則打破其石油暴利格局,所以他們從政策層面反對新能源布局和發展,特斯拉被迫到中國建廠也因如此。破敗的基礎設施和打擊新能源讓特斯拉不得不來中國市場發展,而特斯拉決定增資建廠中國以後股價遭猶太華爾街做空,就是華爾街對其打擊報復。

目前網上已經出現攻擊國家政策和細胞療法、幹細胞治療的聲音,這些明顯都是衝著中國醫藥高技術突破來的。利用人類本能的生殖恐懼,擴散恐慌和焦慮是這些人的不二法門。這種手段頻繁用在反對核廢料處理工廠、PX項目、電解鋁項目等方面,屢試不爽。希望國家不要在壓力面前自廢武功,繼續支持中國免疫細胞和幹細胞研究,不要讓野心家得逞。

輿論方面,對於官方批准進行的免疫細胞療法,能有效破解諸多醫學難題,且不會如賀建奎團隊的基因編輯嬰兒技術般污染中國人基因池,中國政府應該全方位多角度加強科普,避免恐慌蔓延;立法方面,完善相關立法,規範並促進細胞免疫療法在科研和醫學方面的發展;司法方面,對賀建奎嚴重危害公共安全和擾亂社會基本秩序的非法醫療行為,嚴厲追究其刑事法律責任,其他涉事人員也要嚴懲不貸,以雷霆手段,方顯菩薩心腸。尤其在輿論上,要以攻為守,而不是被西方牽着鼻子走。裴端卿、盧鈾、張同存、顧潮江這些科研工作者是中國脊樑,以他們為首的醫療科研和一線工作人員撐起了中國人生化發展和防禦的天空,在此向他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