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編輯嬰兒事件曝光,崔永元忽然發聲!細思恐極……

0
142

針對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的事件,在繼續122位科學家簽名抵制之後,崔永元也在微博發文怒斥了,他直言:「當我還在不停呼籲,對基因編輯要嚴加監管時,基因編輯的嬰兒已經出生了!」他還說:「科學倫理對流氓是沒有約束力的!」

1、超越諾貝爾獎?科研還是生意?

首先,基因編輯真的是技術突破嗎?

有人會說,對於這對感染了愛滋病卻想生孩子的夫婦來說,畢竟能使他們的孩子免疫一部分的HIV病毒。

然而問題是,如今母嬰阻斷技術已經相對成熟,已經能夠降低95%甚至以上的HIV母嬰傳染。

而這項基因編輯技術究竟會給人體帶來怎樣的副作用,現在完全是未知數。

還記得克隆羊「多利」嗎?

作為世界上第一個利用生物技術克隆的人工動物,多莉的誕生標誌着生物技術新時代來臨。繼多莉出現后,很多人以為接下來還會出現克隆豬、克隆猴、克隆牛等等,然而情況並非人們所想!

「多利」在尚處於年輕時期時,就患上了高齡羊的一系列疾病,關節炎等各種疾病不斷,最終因為嚴重的進行性肺病,被研究人員實施了安樂死。

多利的製造者伊恩·威爾穆特教授,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對多利的死亡表示「感到十分失望」。這種典型的「高齡病症」對當時還年輕的多利而言,很可能意味着目前的克隆技術尚不完善。

人們原認為,克隆是對原來動物的一種完美複製,從每一根毛髮到性情都將完全相同。這樣的想法的確十分誘人。但事實並非如此。有人在花費了數千美元克隆了自己的寵物貓後,卻發現克隆出來的小動物與自己的寵物大相徑庭:克隆小貓無論是外表還是性情,都和原來的完全不同——皮毛的顏色不同,對主人的態度也不同。

至少從目前來看,人類還不具備挑戰生命的時機。

而這一次,多利變成了兩個活生生的「人」。

這兩個孩子看似是被賦予了了不起的「天賦」,實際上與養在籠子裡的實驗動物一樣。

針對這個「首例」,大號「知識分子」這樣寫道:

1、技術難度不算高。

2、嚴重違反醫學倫理。

3、並非對所有HIV都可以免疫。

4、對那兩個孩子及其不負責任。

5、給中國人打上不講醫學倫理的標籤。

這項研究所使用的根本就不是什麼新技術,早就在美國誕生很久了,而且已經在小白鼠、魚、羊等身上實驗過。

美國人不做是因為他們沒技術嗎?

完全不是,麻省理工將CRISPR/Cas9技術授權給那麼多國家,包括麻省理工在內從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與大學去做活體的人體試管嬰兒實驗。

因為這項技術運用到人的身上,極其違背倫理和道德。

但是在這個倫理申請書中,竟然是這麼寫的:

在國際日益競爭激烈的基因編輯技術應用中脫穎而出;這將是超越2010年獲得諾貝爾獎的體外受精技術領域的開創性研究,將為無數的重大遺傳性疾病的治療帶來曙光。

真是無知者無畏!

換言之,這項研究在愛滋病的免疫和預防方面幾乎沒有任何作用,卻使得這兩個呱呱墜地的孩子承受了全人類都無法預料的可怕風險。

究竟是為了探索生命,還是為了提升自己學術身價的同時,為自己的公司創收?

生化危機遊戲里有句台詞:人體基因改造是一種對上帝的傲慢,它告訴了不可預料的風險有多大。

對倫理的傲慢,對金錢的狂熱,就是人類作死的開始!

2、倫理對流氓 從來沒有約束力

崔永元還說:這次基因編輯行為藝術,讓大眾看清楚了基因編輯的風險。兩姊妹中的一個易感基因被剪掉了,另外一個脫靶了,只剪了個半拉子工程。脫靶,是基因編輯避免不了的風險,只是多少的問題。

作為第一批小白鼠的她們,一定會被這位教授的嚴密監控,並且為了證實他所謂的「免疫HIV」的研究,她們會被階段性抽血,用一生來證明他的研究沒有出錯,如果出錯,就意味着她們徹底淪為實驗的失敗品。

她們的一生都註定被掌控:沒有自己的私人空間,被賀建奎教授時刻抓在手中,時刻受到全社會的關注和壓迫,簡直就是現實版的《楚門的世界》。

此外,沒有人能保證被篡改基因的她們,會不會因此患上從未出現過的疾病,如果發生了,那麼等待她們的必定是無邊無盡的痛苦,甚至死亡。

基因編輯,打開了威脅全人類的潘多拉魔盒!

倘若這兩名基因編輯嬰兒長大後生了他們的孩子,那麼這些被編輯過的基因將通過他們的後代流傳下來,於是一代又一代人。

倘若這些被編輯的基因在未來出了問題,所造成的風險和危害將遠遠超出人類的想象,甚至可能對人類造成滅頂之災。

而有一就難免有二,有二就難免有三。

這樣的試驗他們還要做多久?

還要拿多少人做實驗?

如果試驗成功了,還會不會繼續升級?

最後會像《異形》或者《生化危機》中那樣?

更讓人細思極恐的是,倘若未來能通過基因編輯技術定製嬰兒,霍金預言的「超級人類」可能會成為現實。

有錢人在未來有機會花錢變動子女的DNA,從而創造出有更好基「超級人類」。

「超級人類」相比普通人類將提高智力和壽命,甚至對疾病的抵抗力都會增強。

「超級人類」一旦出現,沒有改善基因的普通人將面臨毀滅性的災難。

在之前,我們總認為:這個世界上最公平的,恐怕就是生老病死了。即使一個人一生的成就再大,財富再多,最終都敵不過自然規律,走向死亡。

而現在,我們不得不承認:在金錢和權力面前,生命正在變的不平等,時間正在變的有偏見……

之前,我們一直有所敬畏,而現在潘多拉魔盒竟然被毫無徵兆的忽然打開!

科學倫理對流氓是沒有約束力,那時真正要為之埋單的,就是普通的大眾!

3、生存還是毀滅?

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召開的前一天,風暴已經開始在會場外蔓延。

倫理委員會表示不是他們審批的;

基金會表示經費不是他們給的;

南科大表示不是在他們實驗室做的;

醫院表示該項實驗跟他們沒有關係。

在撇清關係上,大家的步調達到了驚人的一致。

當資本的手觸碰到人類最本質的東西時,人類的滅亡也將就此開始。

很難想象當金錢可以改變生命本質的時候,這個世界會變成怎樣。

就像人類吸食了鴉片,發現自己不用奮鬥就可以收穫快樂;人類被編輯,發現自己不用努力就可以擁有完美的一切。

我堅信:名利雖然會臨時站在資本這一邊,但真理卻不會,正義、文明、歷史同樣不會!

每一個維度的生命,都是由上一個高維生命創造出來的,高維是低維的造物主。

高維文明在創造低維生命時,都會給低維生命設計了一種程序,就像一把無形的枷鎖,低維生命終其一生要和這種枷鎖抗爭。就像人類一直在掙脫自己的命運枷鎖一樣。

上帝與神,就是人類的高維文明,上帝看待我們,就像我們看待一群螞蟻一樣。

上帝是絕不允許有人可以行使他的權力的,否則一定會遭到天譴!■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