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國家完美演繹何謂雙重標準:法國亂了是「騷亂」,當年烏克蘭亂了郤是「革命」

冬瓜俠、天野

1
366

俄羅斯RT提出了質疑:「當抗議者在2013年震動了基輔(烏克蘭首都),西方分析家和領導人們迅速對反政府『革命』報以支持,但在『黃背心』示威者在巴黎抗議數周後后,(西方的)反應卻如此不同。」俄羅斯RT電視台3日的文章以此開頭,提出了一個問題:為什麼所謂的「革命」發生在烏克蘭就被允許,甚至獲得掌聲,在法國就不行呢?

RT這篇文章的標題其實說的更直接:《烏克蘭革命了?歐耶!幹!法國革命了?要法治!》

 

RT報道截圖

RT在文中說,2013年基輔出現反政府騷亂時,西方政府和評論家都在譴責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要求他滿足抗議者的訴求。如今時光輪轉,同一批人,他們卻在批評法國抗議者,要求法國總統馬克龍堅定拒絕那些不滿的平民。

RT說,西方媒體對抗議者的措辭用得都不同。基輔的抗議者是「革命者」,法國的抗議者是「騷亂者」。文章說,在法國發生的「黃背心」運動中,警方為鎮壓抗議者動用了高壓水槍和催淚瓦斯等手段以驅散人群。巨大的混亂甚至使得官員們考慮實施緊急狀態,以至於擔憂蔓延至德國和荷蘭等國。憂心忡忡的政府官員們和法國以及其他歐洲國家政治評論員急切地呼籲「尊重法制」,他們呼籲抗議者們「尊重法國的制度」。

「但在烏克蘭,西方媒體全然不管法律與制度,將那些燒毀汽車、毀壞公共財產、襲擊警察的抗議者們視為英雄」。RT說,同樣,在2011年敘利亞爆發反政府抗議時,西方迅速主張推翻政府,並在此後敘利亞內戰期間向反政府組織提供道德和物質支持。

RT還說,在「黃背心」運動爆發後,馬克龍在參加G20峰會時宣稱不會向「暴徒」讓步。然而不願在大規模抗議活動中屈服的法國總統,沒有任何人呼籲他下台,以「尊重人民的意願」。可亞努科維奇和巴沙爾呢?

RT還注意到,在推特上,法國知名政治評論家和媒體人伯納德•亨利•萊維譴責「黃背心」抗議者們在「玩火」,他還說,無論如何尊重法國制度和民選總統最為重要。

但在推特上,許多人迅速提醒萊維,他當年對烏克蘭騷亂的反應和現在太不一樣了。當年基輔騷亂時,萊維人就在烏克蘭,他當時激勵推崇「革命」,狂發推特稱讚抗議者,但亞努科維奇被迫下台時,他歡呼「這是暴君的歷史性失敗」。

於是,有網友轉發萊維的推特嘲笑他:

Enrique:笑死我了。烏克蘭:政權更迭!法國:尊重法治!歐盟真是完美體現了什麼叫虛偽。

網友Charles Shoebridge:提醒一下,當同樣規模的抗議在利比亞、敘利亞、伊朗、烏克蘭發生時,西方呼籲的是推翻政府,我們的媒體也將其稱為革命而非抗議。↓↓

Zahra Shafei:現在輪到伊朗總統魯哈尼來呼籲馬克龍施行「控制和安撫」了,應該說「基本的自由,尤其是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必須被尊重」。↓↓

還有位巴基斯坦網友吐槽稱:明年在阿拉伯國家,我們也舉辦一個大會,召集幾百個「專家」來討論一下「歐洲之冬」的現象。

文章結尾,RT給出這樣的結論:且不論多麼諷刺,情況看起來很有可能是這樣的:只有在那些遠離西方權力中心,並且是被不受西方待見的領導人治理的國家,革命和政權更迭才是危機的正確解決之道。■

1條評論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