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公投脫歐的教訓

施永青

0
182

英國公投脫歐,說明政府在施政的時候,不可能事事都以民意為依歸。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發言人說,政府若是選擇性地推行他們的建議,而不是全面的落實的話,必須向市民解釋原因。

政府當然有責任為自己的決定向市民解釋,但專責小組不應因為做過一下民意調查,就把自己視為社會的決策機構,一如自己已獲民意授權一樣。其實,即使不只是做諮詢,而是進行了公投,政府亦沒有責任依足公投的結果去施政。

按英國的憲制,公投對政府是沒有法律效力的。英國的決策機構是議會,只是議會投票認同了公投的結果,政府才只好按公投的結果去辦事。現實是若果議員覺得公投的結果不可取,議員是完全可以投反對票的。如果投反對票的議員多,公投的結果自然失效,議員是不用背上不依從民意投票的敗名的。

英國議會制度奠基者之一的Edmund Burke就這樣認為:人民是因為認為他善於為社會的事情作判斷,而選他當議員,為人民代議的,沒有理由他當議員後,就不按自己的獨立思考去投票的。其實,議員若果只曉得按民意去投票,選誰做議員都沒有分別。

只是現今的議員已職業化,落選等同失業,可能沒法養妻活兒,以至議員都得為了選票而討好選民。公投才變成持有尚方寶劍一樣。其實,歷史上在不同的國家都出現過議會的選擇與公投的選擇不一樣的情況。議員在作出自己的選擇時,只須向自己的良心交代便是。這才是代議政制的本質。

可惜,近年民粹主義抬頭,讓大家都不敢逆民意而作出更明智的決定。英國前首相卡梅倫,自己不想承擔作決定的責任,才借公投作為解決問題的途徑,結果把問題弄得更難以收拾。最後,他辭職一走了之,但英國卻為此而折騰了多年,至今仍未知何去何從。

在這段期間,英國的經濟因前景不明朗而增長放緩,英鎊匯價大幅回落,倫敦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亦有機會動搖,而英國內部亦可能因脫歐而分裂,除北愛爾蘭與蘇格蘭外,連倫敦也萌生獨立的念頭。此外,國內的排外情緒高漲,少數族裔常遭到歧視與欺凌,社會不和的因素正不斷增加。

英國人自己亦開始感覺到脫歐未見其利先見其害。英國的國力正進一步被削弱,若現在走回頭路,變成前功盡廢;但繼續走落去,路卻愈來愈難行。能夠叫歐盟接受的協議,自己的議會卻不接受;若不理歐盟的要求而硬脫歐,後果卻十分嚴重。民意調查顯示,反對脫歐的人現已佔上風。難道真的再來一次新的公投,那這樣公投來公投去,要多久才會有趨向性明顯的民意共識呢?

現實是一些複雜性強,後果不是簡單地可能看到的議題,根本不適宜訴諸民意,否則人民很容易會做錯決定,最後害苦國家。此之所以,美國的先賢在制訂憲法時,堅持總統只能間選,不能直選。他們十分清楚,民主並不可靠。■

轉載:《AM730》2019年1月9日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