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了一半兒的英國為什麼渾身難受?

亞瑟

0
165

2016年6月那次舉世矚目的公投后,英國脫歐一直吸引着大家的視線。按照預想的脫歐時間表,2017年3月脫歐進程正式開始,英國和歐盟需要在2019年3月前完成脫歐協議談判,並經英國和歐盟各自議會通過(正式脫歐)。脫歐後到2020年12月31日,過渡期結束,雙方需要達成貿易協定,英國也就此徹底脫歐。

退出程序的時間表

目前,脫歐就卡在第三步,也就是脫歐協議談判並經議會審批方面。

卡在第三步

今年11月,歐盟與英國終於就脫歐協議達成一致,但英國議會多數議員強烈反對協議條款,甚至差點影響文翠珊繼續擔任首相。雖然文翠珊得到了信任票繼續擔任首相,但議會依舊不認可脫歐協議,短期內通過的難度極大。

是什麼導致了雙方如此談不攏呢?

南北愛爾蘭的邊界問題。

早期,愛爾蘭全島都處在英國治下。

隨着民族意識逐步覺醒,愛爾蘭最終於1922年要求獨立,南部22個郡形成了現代愛爾蘭共和國的雛形。但大英帝國不會這麼善罷甘休,對愛爾蘭島北部6個郡施壓,使其留在英國,形成南北愛分裂局面,埋下了北愛爾蘭動蕩的種子。

要麼擁有全島、要麼拿住北愛爾蘭,讓愛爾蘭島完全獨立?英國是不幹的

兩者其實一早就不對付。愛爾蘭是虔誠的天主教國家,英國則以基督新教為國教,二者勢同水火。歷史上,北愛是反抗英國統治最活躍的地區,因此英國向其輸入了大量新教移民,並逐漸超過了信奉天主教的原住民。兩個族群矛盾衝突不斷,歷史上發生了多次血腥的報復與反報復。

1922年南北愛分裂後,北愛天主教原住民在教育、社保、參政等方面受到新教團體和英國政府的諸多歧視。其參與愛爾蘭獨立運動的老兵和青年人逐漸形成了「愛爾蘭共和軍」,與英國警察、軍隊對峙,雙方血腥衝突不斷。1984年,愛爾蘭共和軍甚至炸毀了保守黨舉辦年會的酒店,差點炸死時任首相的撒切爾夫人。

最終愛爾蘭共和國、英國以及北愛爾蘭各族群代表在美國協調下,於1998年簽署了貝爾法斯特協議,確立北愛的和平進程,並形成了當前北愛獨特的政治體系。

協議中最重要的一條即是:南愛政府承認北愛是英國的一部分,但未來若北愛爾蘭人公投願意回歸,同時愛爾蘭全島人民公投統一,則北愛可獨立並回歸南愛。

因此,北愛的最終歸屬,理論上仍然是一個「沒有結局的結局」,南北仍然保持着密切的聯繫。北愛與南愛之間不應有硬邊境,即人員、貨物需實現自由流動,不能存在邊檢哨所,尤其是警察和邊防軍。

從內部來看,北愛爾蘭的結構其實也不穩定。這個地區議會內的各黨派必須共同執政,形成執政委員會,不存在多數黨執政,少數黨在野的情況。傳統的第一大黨「民主統一黨」(DUP)擔任第一部長,第二大黨「新芬黨」(Sinn Féin)擔任第一副部長,其餘小黨再分別擔任其他職位。

但是,民主統一黨屬極端統一派,長期堅持北愛是英國一部分,而新芬黨則是極端的獨立派,堅持未來北愛自英國獨立並回歸南愛,其黨內重要人物大多曾與愛爾蘭共和軍聯繫密切。

雙方雖然一起執政,但同床異夢,意見相左。實際上,自1998年來,執政委員會運行磕磕絆絆,僅有一屆委員會完成任期。特別是2017年,北愛可再生能源供暖醜聞爆發,新芬黨第一副部長辭職抗議,直接導致執政委員會崩潰,職能由英國議會代管。

從內外兩方面看,北愛的各方勢力雖然保持了表面平衡,實則各有心思。而這給英國脫歐難產埋下了幾乎不可解決的矛盾伏筆。

英國如果脫歐,北愛與南愛(南愛屬歐盟成員)的邊境就會成為一個歐-英邊界。由於未來歐盟與英國在海關監管、貿易條件、人員流動、技術標準等一系列的區別,這個邊界難免成為帶邊檢的硬界。

可一旦出現硬邊界,將徹底打破北愛脆弱的平衡,甚至可能回到以前武裝對峙的血腥過往。如何處理硬邊境問題,將是未來英國脫歐面臨的最大問題之一。

歐盟與英國各自的訴求

北愛爾蘭的脆弱政治生態各方皆知,因此歐盟(也代表南愛的訴求)與英國一致認為,南北愛之間不能存在硬邊界。然而問題在於如何避免硬邊界。

歐盟認為,按照脫歐時間表,歐盟與英國已就脫歐協議達成一致,英國將在2019年3月21日正式脫歐。雙方將在隨後的過渡期內,就雙邊貿易關係進行談判,直到2020年12月31日過渡期結束。

如果雙邊就貿易關係達成一致,則南北愛之間可以通過海關、貨物等的統一安排,避免硬邊界。但如果不能達成一致,則雙方將適用脫歐協議中的「備用條款」,即北愛繼續執行歐盟的法律法規、技術標準、稅收要求、貿易條件、勞工標準、環境要求、檢疫標準等。

一言以蔽之,必須確保可能影響南北愛兩側貿易的要素不變,否則必然導致海關和邊檢的出現,形成實質上的硬邊界。

恰恰是這個「備用條款」,引發了英國議員的強烈抗議。他們不能接受北愛與歐盟保持一致,而與英國本島有所區別。否則北愛與英國本土需要進行海關、人員及邊境檢查,也就是與英國本土脫離。

邏輯鏈條更恐怖的下一環,便是北愛本土離心力增強,且引發蘇格蘭、威爾士等地區的強烈反彈,因為蘇格蘭本身即希望留在歐盟之中。

蘇格蘭在幾年前也是差一點滑出英國。

如果反其道而行之,「北愛參照歐盟,英國本島參照北愛」,那英國本島就必須參照歐盟安排貿易條件。也就意味着英國無法控制自己的貿易政策,不能與歐盟外的其他國家進行貿易談判,這與留在歐盟無異。

本來英國之所以脫歐,看重的一大因素就是可以脫離歐盟控制,對第三國進行獨立的貿易安排,「備用條款」將會毀掉英國脫歐的利益所在。特別是歐盟要求,如果英國與歐盟無法就貿易談判達成一致,則「備用條款」將持續適用,英國無法單方面廢止,這讓英國脫歐派認為與訛詐無益。

未來可能的解決方案

總體來說,未來英國脫歐進程最可行的解決方案,就是各方爭取各退一步,繼續按照原先的路徑走下去。但有兩點懸而未決。

第一點是脫歐協議能否在英國議會得到通過。

通過後自是皆大歡喜,但目前來看難度極大。英國議會中,反對黨工黨已明確表示反對備用條款,執政黨保守黨也有許多議員反對備用條款,引發本文開篇提到的挑戰文翠珊的信任投票。

贏得信任投票後,文翠珊旋即返回歐盟總部布魯塞爾,向歐盟及成員國的領導人進行「乞討式」的遊說(媒體語),希望修改備用條款。但歐盟明確表示,不會就脫歐協議再次談判,最多進行一些澄清,至於英國議會的反對意見,歐盟也愛莫能助。

這難免讓人產生歐盟是在幸災樂禍,要挾英國的錯覺。因為現在據2019年3月21日英國脫歐的最後期限已不足3個月,假如屆時英國議會仍未通過脫歐協議,可能導致沒有任何協議的「硬脫歐」,海關、貿易、邊防、人員流動等問題將集中爆發。

但如果英國全面陷入混亂,以南愛爾蘭為代表的歐盟各國也必將遭到經濟、外交、國防各方面的打擊,大家日子都不會好過。

第二點是未來英國與歐盟能夠達成何種程度的貿易協定。目前業界討論的模式包括挪威模式、加拿大模式、瑞士模式、土耳其模式、最惠國待遇模式等。

但無論哪種模式,都意味着歐盟和英國之間權利與義務的再分配。考慮到歐盟一貫的強硬態度,達成一份雙方均滿意的協議也是前路漫漫。正可謂「脫歐雖爽,道阻且長」,談判永遠是拉鋸戰。

至於可能出現的「二次公投」以留在歐盟的情況,且不說政府已經明確表示不再進行公投,即是真的舉行了公投,留歐派也不一定能勝出。現在各方的爭議焦點早就不是脫不脫歐,而是如何在脫歐的時候獲得更好的條件。

其實關於英國脫歐的這次渾身難受的毛病,根子很早就埋下了,英國對愛爾蘭的殖民歷史,早晚會爆發出這樣的矛盾。■

轉載:地球知識局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