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春瑩點明美國是幕後黑手!預示著什麼?

后沙

0
127

7月30日在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華春瑩公開駁斥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涉港言論,並點明近期香港暴力活動是美方「作品」。

首先,蓬佩奧先生說在美國也有抗議,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希望把現在在香港進行的那些極端暴力分子手持鐵條和致命性武器襲擊警察的這種抗議也搬到美國,讓美國正好向世界展示一下他的民主,你覺得這個建議怎麼樣?

關於你提到的蓬佩奧先生的這些言論,我想蓬佩奧先生顯然是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恐怕他還是把自己當作了CIA的負責人。他可能會認為香港近期的暴力活動是合理的,因為大家可能也都知道,這畢竟是美方的一個「作品」。

我們不妨回放一下。根據公開報導,今年2月底3月初,時任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公然指責香港特區政府修例和「一國兩制」,公然干預香港事務。3月,美國副總統彭斯會見了赴美游說的香港反對派人士。5月,蓬佩奧會見了香港反對派人士,公然妄議香港特區的修例事務。6月,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居然公開稱,發生在香港的示威游行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美國部分的國會議員重啟所謂的「香港人權民主法案」。7月,彭斯、蓬佩奧、博爾頓分別會見香港反對派人士。

近期從媒體不斷曝光的畫面看,香港暴力游行隊伍當中出現了不少美國人的面孔,甚至一度還出現了一些美國國旗。大家都想問,在最近香港發生的一系列事件當中,美國到底扮演了一個什麼樣的角色?我想在這個問題上美國欠世界一個交代。但是美方必須清楚地認識到,這裡是香港,香港是中國的香港。我們多次強調,中國政府絕不允許任何外國勢力插手香港事務,更不會允許任何外部勢力企圖搞亂香港。中國中央政府堅決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堅決支持香港警方依法嚴懲暴力犯罪分子,維護香港的和平、安全與穩定。我還想說,玩火者必自焚,歷史上這類的教訓是很多的,我們奉勸美方盡早放手,停止玩火中取栗的危險游戲。

另外,華姐還對朝鮮《勞動新聞》評論(任何國家,組織,個人都不能干涉香港的事情)表示:很贊賞朝方在香港問題上發出正義的聲音。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最后表示:我們有決心有能力維護好香港的和平與穩定,在這個世界上,最終邪是壓不了正的。

以蓬佩奧為代表的一批美國政客,自己將美國「體面」撕得粉碎,不斷上竄下跳,把搞亂香港目的公開化,用中國話來說就是「給臉不要臉」。

近期連續發生的暴力活動,是港人的一場悲劇,卻是美國政客眼中的一道「風景」。

蓬佩奧是CIA前局長,而CIA眾所周知,是陰謀和罪惡的代名詞。成為國務卿之後,蓬佩奧無法擺脫他以前扮演的角色,口不擇言,成了全球外交界的一個「亂源」。

蓬佩奧們身份混亂,體現了美國外交政策上的混亂,美國已經不知道該如何與中國進行競爭?隻能將一些下三濫的手段搬上台面,以壯聲勢。去年蓬佩奧在華為問題上的可笑表演,也証明了這一點。

為什麼說近期香港暴力活動是美方「作品」?

從回歸期間到今天,美國從來沒有停止過針對香港的陰謀,中國外交部這次點明美國所扮演的角色,是件好事,早晚要這麼做。

我們在香港問題上的對手不是那些街頭小混混,美國代理人,而是美利堅。暴力行動隊伍中,不但有美國面孔出現,而且還打出了「贊助商」的旗幟–星條旗。

美國是全球頭號強國,它們以為打出星條旗就能嚇倒中國,結果恰恰相反,中國人決不信這個邪。

把美國角色點明,預示著中國將斬斷這隻禍亂香港的黑手,是讓香港社會肌體恢復健康的第一步。

美國在香港的「成績」

八十年代開始,美資超越英資佔了香港外資的53%,接著日資也超越了英資,這是大英帝國衰落的証明。

香港回歸提上議事日程,美國比英國更不願看到這一幕,它不想讓一個國際金融中心,航運中心,貿易中心「拱手讓給中國」。在無法改變歷史進程的情況下,如何在北京與香港之間設下更多障礙,就成了美國「長遠之計」。

在美國眼中,香港是西方體系一部份,「你得到她的人,但你得不到她的心」,就是西方對香港的心態。

美國從不認為其它國家擁有任何獨立主權,對歐洲,對日本如此,對中國,對俄羅斯也是如此,美國要在別國的土地擁有特權。

這既是霸權主義,又是殖民思維,當中國堅決捍衛並行使對香港主權時,美國便認為損害到了它的「利益」。

1997前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借著所謂人權,民主,自由航行,自由市場等借口,一浪接一浪發起宣傳攻勢。極力渲染回歸後的恐怖氣氛,直到今天。

對美國而言,香港是遏制中國必然戰略要地,對中國而言,香港繁榮穩定是中國崛起的重要一環。

在外面擺上幾艘炮艦,便能佔領香港的日子永遠不會再出現,於是,美國只能從內部下手,尋找並扶持它的代理人,給中國制造麻煩。

回歸前,香港哪有民主選舉?回歸後,香港民主才得到了進步,這些美國全當看不見,它口中的「民主」永遠是一件政治工具。所以,香港根本不是什麼民主不民主的問題。

青年人成為美國重點拉攏的對象,與老一人港人相比,他們的中國人意識還沒有完全建立,毒(獨)化他們,成了美國的一項不可見人的政策。

用NGO組織進行長期滲透,是美國最擅長的套路,香港的NGO多如牛毛,都打著「人權」和「民主」兩塊招牌,甚至還有披著宗教外衣的。

NGO背後主人(撥款人)主要有:

  • 美國國家民主促進基金會
  • 全美國際事務民主研究協會
  • 自由之家

這些只是大家伙,小家伙無法細數,他們培養和輔導「民主斗士」如何上街鬧事?事後如何逃避追責?如何嫁禍他人?如何惡人先告狀?而且還有司法支持,重罪能輕判,輕罪能保釋。

像香港某大學的「民意研究所」就直奔政黨發展和城市政治,為這家NGO提供資金和技術支援的是「全美國際事務民主研究協會」。

美國控制「民主黨」「思想政策研究所」「新網絡力量」「香港職工聯盟」「香港人權監察」等五花八門組織,是大型街頭運動重要力量。

有人會說這些是學術機構,與美國情報機關無關。表面上是無關,但它們背後的「全美國際事務民主研究協會」主席一度曾是奧爾布賴特,真的無關嗎?

「美國新世紀計劃基金會」主席是威廉。克裡斯托爾,他是副總統辦公室主任,總裁施密特曾是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成員,列根時代的總統外交情報顧問委員會執行主任。

「美國國家民主促進基金會」,則由美國政府新聞處(USLA)和國際開發署撥款,實質就是中央情報局的白手套。

它們控制的香港各種NGO會是白蓮花?2003年撥款就已突破4000萬美元,這還只是公開帳目。

與軍費開支相比,在香港花這些錢算不了什麼,產出遠遠大於投入。

較量無聲,看不見硝煙的戰場上,打的是誅心之戰,這也許比死人更可怕。

我們可以看到,有的青年人已經形同僵尸鬧街,摧毀他們的往往就是「性與毒品」,在基輔,在第比利斯,在台北等地,皆是如此。

被美國情報機構控制後,一些青年人會發現自己無路可退,只能去綁架民眾,綁架社會,踐踏法律,踐踏人間一切秩序。

鬥爭從未停止過,那些污辱祖國,背叛同胞,甘心為奴,數典忘祖,連最基本做人底線都拋之一旁的「民主人士」「人權領袖」們,無非是美國手中的一顆棋子。

關心香港,愛護青年的只能是中國,不忍心施以重拳。

美國會在乎他們的前途,學業,甚至生命嗎?如果有需要,美國還會把他們送上祭壇,以找到介入的理由。

美國的布局,第一個抓牢的就是媒體。1997年2月27日,美國眾議院立刻通過了《890號決議案》–「為保証香港新聞自由,因報道而受傷害的記者及家屬,都可以享受特殊移民政策。」

換句話說就是,記者們,勇敢地去反華吧!老大哥在罩著你。

然後是參議院通過了類似的《968號決議案》,全部是針對香港媒體,還有文化領域。

在宣傳上,美國佔據了極大先手,媒體是信息發布者,記者是特種兵。「記者無國界」「新聞中立」只是鬼話,「美國至上」才是真心話。

香港鬧的最凶,跳得最高的小丑,往往是一些青年人。他們正是在97前後出生的香港人,但霍元甲,黃飛鴻離他們很遠很遠,這不是偶然的。

美國花了將二十年多時間,效果現在我們也看到了,如何反制這隻黑手?首先是要敲掉美國安插在香港各個領域的爪牙。

杜甫有詩雲:挽弓當挽強,用箭當用長,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