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極五年 一諾單飛

三點水

0
432
鍾一諾單飛,與失明天才鋼琴家 Jezrael Lucero 合作的《SONG BOOK 歌集》

認識鍾氏兄弟(鍾一匡、鍾一諾)八年了。第一次見面,是他們為第二張創作大碟《鍾氏兄弟齊唱.吳秉堅之歌》進行宣傳時。就這樣,他們每發一張專輯,我們就見面一次,直至2014年,他們推出第三張大碟《極》後,宣布暫停製作專輯的決定。那一次,我還在專訪文章結尾時,期待他們「物極必返」,盡快回歸樂壇,帶來第四張專輯。事隔五年,鍾氏兄弟捎來消息,弟弟「單飛」,簽約新唱片公司,推出首張個人爵士大碟《SONG BOOK 歌集》。

製作屬於本地歌集

七月十六日,收到一諾(Roger)的 WhatsApp,告訴我他要推出首張個人大碟,於是我們相約見面。翌日,再收到哥哥一匡(Henry)的 WhatsApp,告訴我 Roger 要出新碟了,問我可會訪問他?於是,我們也聊了一些近況。

初會鍾氏兄弟,兩人給我的印象是哥哥文靜內斂、弟弟陽光外向,性格互補,同樣熱愛音樂,擁有豐富音樂知識,跟他們聊天過程愉快,音樂知識上,常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鍾氏兄弟首張專輯《鐘聲》,憑著認真製作,獲得上佳口碑與銷量

往後的《Chok 出正能量101》(2012年)、《We Are One》(2013年)及《極》(2014年),我們一碟一會,每次見面,都難得如老朋友般聊個不亦樂乎,是為我採訪生涯中最為愉快的訪問對象之「二」。

鍾氏兄弟作品向以嚴謹製作著稱,他們豐富的音樂知識和樂壇人脈,更令我折服,也許就是因為他們認真的製作,而獲得姚莉(已故)、泰迪羅賓等不少樂壇前輩;中外音樂人和歌手的讚賞和合作,有些人選更是「冷門」得教人意想不到,好像《時代的顛覆者》找來久違了的張武孝(大L)和失明歌手梁球合唱,並聲言這是為他倆度身訂造的作品,要是不能成事,寧願擱置,也不會找其他歌手代替,這種種想法,就是鍾氏兄弟每張唱片令人驚喜的地方。

鍾氏兄弟2014年推出的第三張大碟《極》

打從《極》之後,過去五年來,偶爾會收到 Henry 傳來的 WhatsApp,說我訪問的這個是他欣賞的音樂人,那個是他敬佩的樂壇前輩,就這樣又會聊上一陣子。不過,就是再沒有聽見鍾氏兄弟「復出」樂壇,推出第四張大碟的消息。

沒想到,五年後,回歸幕前再上聲途的是Roger。單飛出發的他想做一張屬於本地的《SONG BOOK 歌集》,故此誠邀十年來合作無間的失明天才鋼琴家 Jezrael Lucero 合作。Roger 有此構思,源於他受到美國 The Great American Song Book 和 Tony Bennett/Bill Evans 1975年的經典歌聲/鋼琴二重奏大碟的啟發,特別重唱他喜愛的十一首原創廣東歌曲,並新作一曲《星聲夢旅人》,向十二位本地作曲家致敬。

音樂,豐富了人生

五年沒見的 Roger,雖然身旁少了 Henry,但談到音樂,大家的興致很快就來了。先是談到他單飛的決定和抱負、唱片製作的想法和目標,再旁及鍾氏兄弟的未來發展路向等等。Roger 坦言鍾氏兄弟過往專輯被指太過精雕細琢,今次的《SONG BOOK 歌集》,是一張爵士化的唱片,追求的是回歸音樂簡約、純粹的本質,在 Jezrael Lucero 鋼琴伴奏下,率性地、快樂地唱。

單槍上陣,Roger 依然秉持鍾氏兄弟的音樂精神,雖然 Henry 暫時把重心放在家庭和女兒身上,但兄弟同心,他依然默默地在背後為弟弟出力,給予意見,又在藍調騷靈版的《今天應該很高興》中,吹奏他拿手的藍調口琴。Roger 表示,往後在一些音樂活動上,仍可看到鍾氏兄弟同台演出。畢竟他們都熱愛音樂,從兩人身上,讓人深深體會到,音樂,令人快樂,也豐富了人生。■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