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魯特的爆炸

唐如松

0
88

貝魯特的爆炸視頻相信大家都已經看到了,非常震撼,非常恐怖。好像廣島的原子彈再現,猶如世界末日的降臨。截至目前,已經造成七十餘人死亡,四千多人受傷。但根據貝魯特的人口密度以及其建築物的密度和質量推算,本次爆炸案死亡人數應該不會低於數百人級別。只不過,最終官方公布的數字應該會有所保留。

貝魯特作為黎巴嫩第一大城市,第一大港口,其常住人口高達兩百萬人。這個數字在中國城市中只能算是小城市,但在中東地區無疑是個大都市了。剛好前不久我看了一部關於貝魯特的電影《何以為家》,影片里真實描述了貝魯特城區的擁擠和貧窮,在這樣一種環境里,發生這樣巨大的爆炸,其傷亡數量是可想而知的。

雖然目前還不知道這次爆炸的起因是什麼,但黎巴嫩官方已經宣布是存儲於港口倉庫的兩千七百五十噸硝酸銨起火造成的爆炸。硝酸銨,是一種可以作為肥料的化學品,但我們對這個名字的第一印象應該是這玩意和炸藥有關係,不錯。硝酸銨也是一種可以製作軍用炸彈的原材料。這種化學品因為其難以爆炸(學術上叫做爆炸鈍性),但爆炸起來又威力巨大的特點,所以可以作為較為安全的軍事炸藥。爆炸鈍性使得其不容易被輕易燃爆,所以較為安全,威力巨大又使得其具備了殺傷力的功效,所以這是一種較為理想的軍事用品。

當然,接近三千噸的硝酸銨就這樣堂而皇之的被儲存在港口倉庫六年(據說是2014年進庫的)肯定不會是以軍事用品的名義存儲的,一定是以農業肥料的名義儲存的。(是作為走私品沒收的)

但我們都知道,黎巴嫩位置敏感,南有以色列,西鄰地中海,東北部是敘利亞。而黎巴嫩自身就是中東諸多火藥桶中的一個。這麼多年來,黎巴嫩和以色列的衝突不斷,其內部的紛爭也很激烈,黎巴嫩真主黨更是這個世界上大名鼎鼎的武裝組織之一。即便是現在,聯合國還派軍常駐黎巴嫩,以保持其內部衝突平衡,而中國更是聯合國維和部隊駐黎巴嫩的主力之一。

這樣一個在地緣政治中扮演如此重要角色的國家,發生如此巨大的爆炸,儲存如此巨量的硝酸銨,怎麼說,也是有點不對勁的。我們都知道,黎巴嫩真主黨武裝和敘利亞政府,伊朗政府都有着非常密切的關係,敘利亞九年內戰,如果沒有真主黨的鼎力相助,巴沙爾政權很難撐到今天。而伊朗在敘利亞的布局,自然也少不了真主黨的暗中支持。所以,存儲於倉庫里的數千噸硝酸銨,其實它的多功能用途還是非常廣泛的。最起碼,巴勒斯坦的哈馬斯火箭彈,大概率的是需要這些東西來填充的。而哈馬斯火箭彈對以色列的威脅,那就更是天下聞名了。為了應對這些火箭彈,以色列特意研發了天穹防空系統,每當哈馬斯火箭彈凌空,天穹防禦系統開啟時,都會成為電視新聞上頗為科幻的主流量畫面。

所以,這個倉庫的爆炸,絕對不僅僅是簡單的倉儲事故,其內在原因只怕和未來幾個月的巴以局勢有着很密切的關係。

首先我們來看看特朗普的反應,他對這次爆炸的反應一如既往的勁爆,在所有人都沒有對事情緣由做出猜想時,他就在白宮對記者們宣布,這是一次「襲擊」。當然,他說的很含蓄,只是說自己手下那些「偉大的將軍們」覺得這似乎是一次襲擊,可怕的襲擊。

特朗普在這方面有個壞毛病,那就是喜歡張揚自己的強大和無所不知。還記得一年前伊朗的一次衛星發射失敗,特朗普忍不住在推特上秀出一張實時衛星高清圖片,展示出美國可以無時無刻監控伊朗的活動。這次秀圖,被美國相關官員指責為泄密。但特朗普並不在乎。他認為向對手展示自己的強大,也是一種震懾。而且自他上任來,他也是一直秉承這種操作理念的。

所以,這一次他再次扮演了無所不知的上帝角色,第一時間宣布貝魯特爆炸是一次襲擊而不是一次事故。但特朗普所說的「襲擊」,其實是一個中性詞語,雖然加上了「可怕」這樣的形容詞,但這個不過是人類對於現象的心理陳述,而不是主觀定義,也就是說,特朗普沒有說這是一次恐怖襲擊,也沒有說這是一次正義的打擊。而只是定義為一場襲擊,這種襲擊既可以是定義為恐怖而邪惡的,也可以是定義為可怕但卻正義的。究竟屬於哪種性質,特朗普沒有說。這才是微妙之處。

特朗普展示伊朗衛星發射失敗照片的目的無外乎是證明美國的強大(科技先進)和無所不在(監控密切),無所不知(情報網廣泛),甚至是無所不能(說不定就是美國人幹的,以阻止伊朗因衛星發射成功而增強國力和民族自豪感)。而本次他這樣說,你既可以把它當做信口開河,也可以把它當做美國其實早已經知道有這麼一次爆炸。那麼問題來了,假如是後者,到底是誰幹了這件事?又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呢?

前面說過,硝酸銨是可以被用來製作炸藥的,雖然如此巨量的硝酸銨肯定不是以炸藥原材料的名義儲存,但的確不能排除有人把這玩意兒拿來做炸藥。我曾經在網上看到過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哈馬斯的軍工小作坊,條件很簡陋,製造也簡單。但對於四面被封禁的哈馬斯來說,任何一種可以被用來對付猶太人的原材料都是寶貝。而在中東,那些條件還不如哈馬斯的小武裝組織,就更加對武器原材料飢不擇食了。所以,兩千七百五十噸的硝酸銨,對於很多中東武裝組織來說,那就是一塊巨大的蜂蜜,具有強大的吸引力。

而這塊蜂蜜恰恰被黎巴嫩政府就這麼‘隨便’的放在貝魯特港口倉庫中。這樣的便利條件,要是沒人想對它下手,那才是不可思議的,更兼黎巴嫩獨特的政治環境,這些硝酸銨今日被當做禮物送出去幾噸(或幾百公斤),明日被順手牽羊撈走幾噸(或幾百公斤),實在是很正常的事情。

以色列人當然不會要這些東西,因為他們自身具備強大的武器製造能力,也不缺乏外購制式軍火的渠道。但這些東西卻能對以色列人造成巨大的傷害。沒有猜錯的話,這六年裡,這批硝酸銨肯定已經有一部分變成對付猶太人的武器了。但這個以色列也沒啥好辦法,人家黎巴嫩是主權國家,港口存放被「沒收」的硝酸銨也是有規章可循的。以色列又不能派人去清點這批硝酸銨有沒有少幾噸?也不能派人去門口看着,更不可能對黎巴嫩說我乾脆花錢把你這批貨給買了。即便他想買,黎巴嫩也不會賣,留着送人也不會賣。這就夠猶太人撓頭的了。

摧毀它?這是一個大膽而殘忍的想法。因為這是人口密集區,甚至不遠處就是德國駐黎巴嫩大使館。使用暴力顯然不合適,但是又沒辦法控制。於是這件事就一直拖了六年之久,其間也不知道有多少硝酸銨流落在外。而一旦流落在外,那就可能會變成以色列或中東某地的路邊炸彈或火箭彈。所以,以色列肯定對這個倉庫是恨得牙痒痒,但又束手無策。(這個真的很奇怪,是誰走私了這麼一批東西,黎巴嫩‘沒收’後為什麼把它放在交通便利的港口呢?想一想,你會覺得小說家的想象力其實也不如現實精彩)

這一次,或者到了必須要處理的時機了。2020年美國大選在即,特朗普敗選的可能性也越來越高。這個時候,以色列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趕緊把這幾年特朗普送給自己的禮物給消化了,甚至還可能會更進一步索要更多的禮物。目前,約旦河西岸的土地,戈蘭高地的土地,對於加沙地帶的進一步壓縮,甚至直接否定兩國方案等,都是以色列人想要在美國大選塵埃落定時需要解決並消化的。

而這些龐大的禮物一旦真的要被以色列吞進肚子裡徹底消化掉,勢必會引發巴勒斯坦地區人民的反對,也會導致敘利亞、約旦以及其他中東國家民眾中一部分武裝勢力的反對。這些人都無法獲得足以對抗以色列人的武器,所能獲取的資源有限,而這座硝酸銨小山顯然是一個重要的來源。而鑒於黎巴嫩政府和以色列之間不和諧的關係,以色列人很難控制這個硝酸銨小山的流向。特別是以色列如果一次性在巴以問題上走得太快的話。周邊各國政府雖然不敢明目張胆和它作對,但睜一眼閉一眼默許放任民間武裝對以色列的襲擊是大概率事件,甚至還會提供某些便利。這種便利不是提供有來源可溯的武器,這樣做以色列肯定會拿着證據報復。而硝酸銨製成炸藥后,誰又能指責這是黎巴嫩政府故意放任的呢?黎巴嫩完全可以攤攤手說沒辦法,疫情嚴重,看守乏力,這些硝酸銨都被老百姓偷回家做肥料了。肥料施進地里無跡可查,炸藥爆炸之後也是無蹤可尋。誰也奈何不了誰。

所以,為了保證自己在狂野吞併後不至於被大規模無章法的報復,毀掉這個硝酸銨小山或許是最好的辦法。原來不能這樣做是因為代價太大,如今敢於這樣做是因為價碼足夠。畢竟,接下來如果特朗普競選失敗,以色列就一定要儘快把此前獲得的成果落實下去,否則一旦下一屆美國政府像奧巴馬一樣,再加上歐洲人一向不喜歡以色列如此激進的做法,那麼很多此前從特朗普手裡收到的禮物可能就會保不住。那麼在這個預期內。以色列接下來的幾個月一定會在巴以問題上有更大的動作。為了這種大動作不會遭致大規模報復,貝魯特港口的那個倉庫也就只有爆炸了。

如果進一步細想的話,這件事,特朗普應該是得到以色列方面通報的。所以他才斷言這是一次「襲擊」。如果真的被人發現是以色列幹的,特朗普就會把這次襲擊定性為可怕但卻是正義的,且是必須的,是為了保證以色列國家安全的。反正這個套路,美國人已經幹了無數次,這次為以色列再幹一次也無所謂。而特朗普這麼說,也不僅僅是為了秀自己的無所不知,恐怕還有威脅以色列周邊各國乃至歐洲國家的意思。警告歐洲各國不要多管閑事,否則下一個挨炸的就是你們的大使館,甚至是你們的國家。美國不會這麼做,但誰能保證恐怖分子不會呢?

想要證明我的觀點也很簡單,接下來的四個月,以色列如果進一步在巴以問題上快步疾走的話,那這件事鐵定是它未雨綢繆的傑作了。

高聳的燈塔光芒萬丈,燈塔的陰影下,一個巨大的嗜血狂魔正在蘇醒。是燈塔?還是惡魔?也許這就是一個舉着燈塔的惡魔吧。■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