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運造就企業,企業也造就國運 ——為什麼Tik-tok不能出售美國業務

Chairman Rabbit

0
85

美國Trump政府威逼Tik-tok出售其美國業務,引發巨大的市場關注,迄今仍在發酵中。

處在漩渦當中的字節跳動(ByteDance,俗稱《頭條》)似乎經歷過一些內心鬥爭:一開始是吃驚,猶疑,想要放棄:在過去一段時間的高壓和圍剿下,企業大概覺得,美國業務終歸不可持續,不出售不行,不如就勢尋個高價出售套現得了。買方會給出不菲的價格,字節跳動可以即時把自己的商業和技術創新及在一個「不可能的市場」的份額套現,換回豐厚的商業回報。

他們還可能有這樣的僥倖想法:科技創新是源源不斷的。留得青山在,哪怕沒柴燒。你收購了我這個平台,我進行了套現,未來還可以研發新的平台,創造新的賽道。畢竟,失敗的收購在互聯網領域也是存在的。1999年初,Yahoo!以價值35.7億美元的股票收購了線上虛擬社區GeoCities——當時是世界上流量第三大的網站(筆者當時在上面還有網頁),這個收購的結果是價值描寫:Yahoo毀滅了GeoCities。2011年,新聞集團以5.8億美元收購了MySpace,不久MySpace就經營困難。新聞集團在2011年以3,500萬美元將平台轉售。如今MySpace已經在主流視野消失。收購不一定創造價值,但毀滅價值。

巨大的大國博弈政治壓力下可能已經超過了在商言商、習慣於在穩定環境下尋求商業發展的企業創始人、管理層及股東的認知和理解。在這種如此惡劣的外部環境裡,他們確實有動力套現退出:出售獲得經濟回報是確定的,但不出售的前景是不確定的。企業大概也不希望將自己置於這樣的境地:即和一群政論家坐在一起分析Trump連任的可能性及Biden繼任後對華政策的取態。這些事物超出企業家的理解範疇,並且企業家會認為,如果有這種不確定性存在,那麼我們從一開始就不應該進入這樣的市場。我們不應該將自己放在這樣的選擇面前。

其間,估計還有各種各樣的中間人,宣稱能夠幫助企業談出一個好的「交易」。微軟之類與中國常年保持良好關係的企業也「挺身而出」,努力製造一個「多贏」的局面。此時,企業家閃過就勢退出的念頭,我覺得也是可以理解的。實話說,有幾個人願意被擱到這樣困難的選擇之前呢。有幾個人能夠在壓力下拒絕誘惑呢。

但在2020年6月,Tik-tok的命運已經不只屬於字節跳動了,它已經不可避免的成為大國政治的一部分。企業的創始人、股東和管理層應當看到,Tik-tok已經不可避免的被捲入漩渦中心。它的選擇不僅僅會影響這個平台的命運,字節跳動的命運,還會影響到中國企業的命運,中美大國博弈的發展。往大了說,甚至和「國運」相綁定:它既是國運的結果,又會影響「國運」。作為一家中國企業,它就是我們國運的一部分。

所以,字節跳動的選擇是會有廣泛政治影響的。換個企業家和經濟觀察家更熟悉的概念,字節跳動的決定是有「外部性」(externalities)的:它所做的決策表面上是個企業行為,成本只是由企業自身擔負,但實際上將造成的影響是廣泛的,整個中國市場及企業團體都可能為此承擔成本和代價。

網民和觀察家們的分析都非常準確:威逼Tik-tok出售是美國政府對中國科技創新企業/業務的強取豪奪。無論字節跳動如何為自己的出售尋求合理性(「我們套現了一大把啊」,「我們可以培育新的業務」,「我們的市場依然廣大」,「我們可以在美國市場以其他方式捲土重來」……都不能掩蓋美國政府強取豪奪的事實。這就是這個事情的定性。

如果字節跳動軟弱了,同意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對美國企業出售Tik-tok在美國的業務,它大概能夠實現一個不錯的套現,換取了IRR,努力向投資人說明自己的平台仍有價值。但中國企業未來的國際化道路如何?中國企業在美國還能做業務麼?

它只會向美國和全世界表明:Trump的強取豪奪是行得通的,是打擊中國創新企業的、維護美國競爭地位的制勝法寶,是新時代全球競爭下可行的方法,是一種新的標準。美國政府能夠這樣做,中國企業也願意接受。

美國政府逼壓Tik-tok,是蔑視自己的法治;Tik-tok如果不拿起法律武器卻主動認慫,配合這種強取豪奪,就是協助美國政府一起摧毀既有的標準和規範,將對未來有廣泛負面影響。這種“屈膝投降”無疑將打開我們最不願意看到的「潘多拉的盒子」,成為兵敗如山倒的開端。

——Trump將證明自己的策略是正確的、有效的。他將在未來繼續把這個方法用於其他中國企業,包括騰訊、阿里,所有他認為對美國造成威脅的中國領先科技企業,並通過打擊中國企業換取政治資本;如果他有機會連任,消滅中國企業可能是他未來四年的執政重點;

——Trump將向自己選民聲稱自己在打擊中國企業,維護美國國家安全上的成就。如果Tik-tok真的出售給美國,Trump會把他作為大選中最主要的成就進行宣傳(遠遠超過貿易戰)。Trump的支持率將得到提升,其大選獲勝的概率也將提升。疫情時代,Trump政府的主題就是反華。如果Trump連任,下一個四年將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反華上,希望製造冷戰,並將中國打翻在地。出售Tik-tok美國業務等於是在助長這個進程;

——如果Tik-tok美國業務被出售,那麼Tik-tok在美國的運營就不會被影響。數千萬甚至上億的Tik-tok美國青年用戶的生活將照舊。他們將不會再因為app無法使用而切身體會Trump政府政策的蠻橫和流氓,失去了一個反對Trump的政治化機會。他們發展成反Trump的政治力量的態勢將被消解;

——其他美國企業如果在美國本土遇到來自中國企業競爭的時候會怎麼樣?他們會想到Tik-tok的成功案例,遊說華盛頓,希望動員白宮和政客支持對構成競爭的中國企業開刀,強迫其退出或出售。字節跳動會發現,如果將來還想在美國拓展新業務,也會遇到同樣的問題;

——Trump逼壓Tik-tok的做法超出了一般美國政客的想像和節操。但如果真的能夠做實,將徹底打開他們的視野和底線。一方面能夠收受利益集團的政治捐贈乃至個人好處,一方面能夠獲取政治資本,政客們將不遺餘力地在中國企業身上找茬,尋求制裁中國企業;

——美國的政治體系是開放的。一切在美國市場與中國科技企業形成競爭的國際競爭對手都可以動員資源去華盛頓遊說,要求美國政府/政客在美國甚至全球範圍制裁中國企業。

——美國政府可能要求其他國家也跟隨效仿,對中國企業和業務進行相關的制裁。今天是Tik-tok的美國業務,明天就是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之後是更多的國家。

顯然,字節跳動如果屈服於美國政府的逼壓,將在中長期對中國科技企業在美國乃至全球市場里的競爭環境產生負面影響。

而如果Trump因為把強取豪奪Tik-tok作為政績大肆鼓吹而獲取政治資本並因此連任,將對中國未來若干年的整個外部環境產生負面影響。

這就是出售Tik-tok的代價和「外部性」。

說得稍微嚴重一點,這個時候,出售Tik-tok業務,就是對美國霸權主義的助紂為虐。

企業在商言商,不希望捲入政治,但有的時候,捲入政治是沒有辦法的事,這就是2020年大國博弈下中國跨國企業的處境。華為極力希望迴避政治,但它抹不掉中國企業的身份,只能被迫捲入政治。字節跳動大概也希望迴避政治,並極力使用美國本地團隊去管理Tik-tok,但都不能改變美國反華者將它認定為中國企業的判斷。

字節跳動是一個中國企業,除非整體出售,否則永遠都無法擺脫這樣的標籤和認定。阿里、騰訊、小米、華為……任何一家希望國際化的中國企業在國際視野裡都是如此。身為中國企業,他們已經不可能再脫離大國環境去思考自己的商業利益。他們的命運也已經不可切割地與中國國家的命運綁定在一起。更甚的,他們的選擇和行為將影響中國的命運。這大概是企業家所不希望承受之重,但卻是擺在他們面前的現實。

如果字節跳動在美國逼壓下堅守原則,它就能和華為一樣獲得國人的同情與尊重。在熬過Trump之後,它將空前的強大。

如果字節跳動在美國逼壓下輕言放棄,它將為中國企業開啟潘多拉的盒子。

當下的中國跨國企業們:

——必須更多地從政治而非單純商業角度考慮問題;

——必須從長期而非短期的角度思考問題,包括自己的長期發展;

——必須從自己的終極/母市場即中國社會、市場、監管者及消費者的角度思考問題;

——必須意識到一家企業不能獨善其身,自己和其他中國企業的命運也是相關的。其他企業的行為也會反過來影響到你。必須考慮自己行為和選擇的政治、經濟、社會「外部性」;

——在動蕩和短期的政治波動中,必須有一定的大局觀,能夠沉住氣;

——只要還是一家中國企業,就必須將自己的命運和中國國家的命運聯繫在一起。這是一個不由創業者和管理層主觀意願及政治取態所決定、必須被動接受的現實情況;

——中國企業在國際的大國博弈中擰成一根繩,團結,作為一個整體才能更加強大;

——與國家命運綁定在一起,長期回報一定會遠遠大於短期的利益考量。

字節跳動前兩天的表態是令人感到欣慰的:

「美國政府罔顧事實,不遵循正當法律程序擅自決定協議條款,甚至試圖干涉私營企業之間的協商。

··· ···

如果美國政府不能給予我們公正的對待,我們將訴諸美國法院。」

——字節跳動聲明

這是正確的選擇。絕對不能輕易屈服,不能讓美國霸權主義得逞。要充分利用法律手段,儘可能把事情往後拖。今天的堅守將在未來創造更大的回報。

國運造就企業。企業也造就國運。這大概是現時中國跨國企業家們所必須面臨的擔當與責任。■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