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環球 美民主黨女檢察官拘捕班農 這是總統大選前做的局?特朗普事先出手也阻不了

美民主黨女檢察官拘捕班農 這是總統大選前做的局?特朗普事先出手也阻不了

deepthroat

0
54

無懼總統特朗普,突擊逮捕班農的紐約南區檢察官到底是何方神聖?

整件事都在紐約發生,而紐約是民主黨的重鎮,中招者班農雖是白宮棄將,但也是特朗普式保守思想的代表,既極右,又反華。擊殺班農,特朗普也受損。在總統選舉前3個月發生,更令人有很多聯想。

班農被捕,使得他步上了弗林、馬納福特、瑞克·蓋茨、科恩、斯通等人的後塵,成為特朗普班子裡第6個落馬被捕的高官或前高官。

距離美國總統大選還有75天不到,這一政壇震動勢必直指特朗普接下來的選情。那麼選擇在這一時機果斷出手的紐約南區代理聯邦檢察官奧黛麗·斯特勞斯(Audrey Strauss)到底是何方神聖?

紐約南區代理聯邦檢察官斯特勞斯是民主黨人。她的上司傑弗里·伯曼(Geoffrey Berman)剛剛被特朗普解職。

據美媒披露,特朗普指示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在6月19日傖促宣布紐約南區聯邦檢察官伯曼辭職,並任命新的代理人選。伯曼針鋒相對,提出自己是紐約南區地方法院的法官委員會提名的,他沒有辭職,也不會辭職。

6月20日,巴爾表示總統已經解僱了伯爾曼,但作了讓步,補充說,「根據法律規定,美國副檢察官奧黛麗·斯特勞斯將成為代理美國檢察官。」斯特勞斯的任期將到參議院確認下一位提名人為止。伯曼隨後同意下臺。

批評者認為,巴爾貿然出手,是因為紐約南區聯邦檢察官伯曼的辦公室正在調查特朗普總統的盟友,其中包括他的私人律師魯道夫·朱利安尼。

現在看來,紐約南區聯邦檢察官伯曼當時的目標其實是班農。特朗普換掉伯曼,卻未能救到班農。

通常來說,像起訴班農這樣的案件,需要數個月準備時間,這意味著相關工作可能在兩三個月前就已經開始了。這意味著,就在司法部長巴爾草率行事想換紐約南區聯邦檢察官時,紐約南區已經展開了對至少兩個特朗普的盟友,包括朱利安尼和班農的調查。

如今出手的紐約南區代理聯邦檢察官斯特勞斯,現年72歲。高齡的斯特勞斯是俄羅斯移民後裔,註冊民主黨人。她和哥哥早年喪父喪母,由父母的朋友撫養長大。奧黛麗16歲考上巴納德學院,此後考入哥倫比亞法學院,獲得法學博士學位。法學院畢業後,她為當時的美國地區法官勞倫斯·皮爾斯擔任書記員。1976年至1983年,斯特勞斯在紐約南區擔任美國助理檢察官。她還擔任過刑事司上訴處處長和證券和商品欺詐課課長。

離開南區後,她私人執業30年。到2018年,已經70歲的斯特勞斯回到紐約南區,擔任伯曼手下的美國聯邦副檢察官。在過去2年裏,斯特勞斯參與了針對多宗特朗普班底的調查。

班農逮捕的消息公佈後,斯特勞斯感謝了美國郵政檢查局(USPIS)出色的調查工作,對紐約南區美國檢察官辦公室的特工表示讚賞。 她還感謝佛羅里達州北區美國檢察官辦公室的協助。他們於週四登上停在康涅狄格州韋斯特布魯克海岸附近中國流亡富豪郭文貴的遊艇,逮捕了班農。

那麼司法部長巴爾為何繞不過這個對家檢察官斯特勞斯呢?

司法部長巴爾曾經表示,他計畫任命被解職的伯曼的另一位同事、聯邦檢察官卡本托先代理紐約南區聯邦檢察官的職位,而不是由目前的斯特勞斯檢察官去代理。而後特朗普將提名證券交易委員會負責人傑伊·克萊頓做紐約南區檢察官正式人選。司法部長巴爾和白宮後來聲稱,他們努力換人只是為了給克萊頓找一份新工作,白宮喜歡他,而克萊頓自己想搬回紐約。

但這個講法存在一個邏輯問題:司法部長巴爾並不需要立即撤換伯曼以提名克萊頓。實際上,慢慢走程序去確認克萊頓,也可以允許伯曼繼續任職。這麼趕時間要換伯曼,當然是不想在總統選舉前紐約南區檢察官再出手郁特朗普的班底。

直接逼伯曼下臺會有一個實際而明顯的好處:它將允許司法部長巴爾繞過他的副手斯特勞斯,立即任命其他人,也就是自己友卡本托去代理那個敏感職位。

然而因為伯曼否認並拒絕辭職,特朗普不得不親自出手解雇他,根據法律規定,這種情況下必須由伯曼的副手接任,而不是巴爾和特朗普看好的人選。

伯曼說:「有了這一讓步,我對斯特勞斯將繼續該辦公室的重要工作充滿信心,我決定不對他們罷免我的行為提起訴訟。」

伯曼估計正確,斯特勞斯快速出手郁班農。民主黨精英出手狙擊特朗普,先下一城。■

沒有評論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