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曝光新冠相關的可怕信息,對中國是好是壞?

風留痕

0
25

隨著全球範圍內新冠疫情擴散加劇,新冠疫苗接種也明顯加速。然而,病毒變異在加速,感染後遺症在增加,疫苗產能不足以及安全性問題越來越來越明顯。

最新消息,英國變種的感染病例目前已在包括美國在內的55個國家/地區出現。早先強調這變異的不加重病情的英國病毒,這會兒英國人自己已經承認了增加死亡率。更可怕的是,英國變異的病毒又發生了結構性變異。

根據報告,這種被稱為E484K的突變已在至少11個英國B.1.1.7毒株樣本中被發現。研究人員此前也在南非和巴西的病毒變種中發現了這種突變。科學家認為,這種突變可以使病毒逃脫人體產生的抗體,因此導致疫苗和某些抗體藥物的效果大大減弱。

這一消息就涉及到兩個方面。一是變異的病毒有可能傳染性和毒力進一步的增強。二是由於病毒結構發生了變化,現有的RNA疫苗有可能不起作用。

也就是說,即使是大規模接種了RNA疫苗,也難以產生人工群體免疫效應。前期生產和儲存的疫苗就得作廢。而根據新的病毒研發疫苗就需要一個週期。問題是病毒變異太快,研發新疫苗的速度難跟上變異的速度。

人們一直把希望寄託在疫苗身上。本就不接受嚴格隔離措施的西方國家,在開始接種疫苗之後,就更想自由自在無拘無束流動,擴散感染的人群就會更大,死亡的人數就會更多。

這一變化,對於中國研制的疫苗來說,肯定也會有影響。但是,中國的疫苗絕大多數採用的是成熟的也是過去最常用的病毒滅活或減毒技術,只需要根據變異的病毒從新培養滅活就行,相應的來說,生產新疫苗的週期就要短得多。

重要的是,WHO和歐洲各國都沒有拿中國疫苗當回事,或者說都在心理上抵制,也或許是看美國的面子或受到美國的壓力。總之中國疫苗生產只是根據市場需要進行批量生產。不像美國那樣一下就大規模生產並自家屯積,這不僅是一個巨大的浪費,同時也是極大消耗了本就不充足的生產原材料。一裡一外,與中國疫苗的差距就更大了。

還有一個事情。目前美國生產使用的幾款疫苗都存在極大的安全問題。接種後不良發應發生率太高,嚴重過敏反應的病例已經超出了安全性的標準。重要的是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許多國家都報告了不少死亡病例報告。

如果要根據病毒變異研發新疫苗,安全問題本就沒有解決的情況之下,嚴重不良反應的發生概率就更大。

而目前中國疫苗雖然在有效率方面並沒有像美國那樣吹的神乎其神,但在安全上卻是絕對沒有問題。已經在多個國家接種了數千萬人次的中國疫苗至今竟然沒有報告一例嚴重不良反應,就足以說明問題。即使轉型生產,安全問題也可以得到保障。

從以上情況來看,中國疫苗顯然有更大的優勢。單純就疫苗本身來說,中國取得疫苗競賽的勝利應當是大概率事件。這對中國應當是一個利好消息。然而,新冠疫情畢竟嚴重威脅到了全人類的健康問題,從人道主義出發,中國都不會像美國人那樣,更不會借機發疫情財。

重要的是,這就增加了中國防疫的難度,自然也增加了人力、物力與財力的支出。

而疫情不除對世界經濟的影響,也必然要反饋到中國經濟上來,這對中國來說就不算是一個好消息了。畢竟中國要構建的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畢竟同住一個地球村要同命運共呼吸。

然而,以上這還不是最壞的消息,更壞的是,越來越多研究證明瞭新冠病毒的特殊性。特別是感染的後遺症問題。

感染後有太多病人出現了呼吸系統、心血管系統、腎臟系統以及神經系統的併發症的病例報告。特別是感染後出現的神經系統後遺症。

目前不知道的是,這些感染後的後遺症是短時間的存在還是長期的影響?

非典的時候,就有許多病人治癒後出現了肺纖維化和股骨頭壞死的致死、致殘率很高的後遺症。這一次,類似後遺症當然也不會少。

重要的是,此前已經報告了數百起兒童感染病例的類川琦病樣綜合症,也就是系統性炎症綜合症。這類疾病,多是最終成為了難以完全治癒康復的免疫風濕性疾病,這是一個慢性加重的疾病。突出的表現出來需要等待數年甚至是數十年的時間。

患過川琦病的兒童,在成年甚至是老年後,就發現了不少的心臟血管損害後遺症,特別是冠狀動脈的病變最為突出。這已經是非常明確的。

目前的研究發現,神經系統後遺症的比例相當之高。神經細胞的損害是不可逆的,且有可能是慢性加重的。到了老年時期就有可能逐漸的顯現出來。發病率如此之高,真的擔心這一些病人特別是兒童感染的病例,在成年或老年後會出現各種各樣的神經系統病症。那就不妙了。

美國確診的2600多萬新冠病例中,有大約260多萬的兒童。這些兒童是最令人擔心的群體。早就說過,美國輸了抗疫就很可能輸掉未來。

最近對於不斷有治癒後復陽的病例,有許多研究和說法。麻省理工學院一項研究甚至認為,病毒可通過逆轉錄與人類DNA結合,從而實現自身的隱匿。這雖然還不是最終的結論,卻透露出了病毒侵犯大腦中樞神經系統的信息。

而最新的報道則是,《Viruses》雜誌一項研究卻另辟蹊徑,提出了一個讓人細思極恐的觀點:大腦,或是新冠病毒最喜歡的藏身之地!這雖然是一項動物試驗性研究,但卻在某種程度上揭示出了新冠感染機體的路徑和病理機制。

經檢測,大腦中的最高病毒滴度比肺中的最高病毒滴度高1000倍!這表明新冠病毒在大腦中擁有更強的複製能力!

實驗表明,儘管病毒在大腦有較強的複製能力,但有抗病毒作用的IFN-α水平卻比肺部低!

研究者還檢查了小鼠肺和大腦中促炎細胞因子和趨化因子的水平,發現在感染後期,大腦中的炎症反應比肺部更明顯。

最後,研究者通過分析小鼠的腦切片,分別在腦皮層、小腦、海馬區檢測到了細胞相關的病毒抗原。此外,小鼠腦神經元出現萎縮、退化情況,且白細胞浸潤增強。這一髮現恰好解釋了為何部分患者肺功能已改善,但卻有可能復發並死亡!

這表明新冠感染最明顯的不是肺而是大腦,而大腦甚至有可能成為新冠病毒在機體內的隱藏之地。這等於感染後還要在機體埋下一顆定時炸彈。

神經細胞的損害基本是無法自動修復的,而神經系統一旦啓動了炎症機制,就更不可逆和不可治癒。就會引發各種各樣的中樞神經系統病變。

總之,這一次新冠傳染病爆發流行,與之前任何傳染病都不大相同。這個病毒很狡猾,更難纏得很。比人們一開始想像要複雜和可怕得多。目前兩大可怕消息就是病毒的變異加速可能使疫苗失去作用,以及感染後的可能出現的潛在性嚴重後遺症。這是目前人類科學還無法應對的可怕局面。

對於中國來說,好處是中國完全有能力防止疫情再一次大規模擴散,同時中國疫苗比美國更有後發優勢。正在進行三期臨床試驗的16款疫苗更是如此。而美國和歐洲則成為了最慘的重災區。從戰略角度來說,對中國非常有利。但畢竟人類同住一個地球村,同命運共呼吸是無法隔離的。畢竟中國要構建的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美歐成災對中國的發展也不利。■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