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真的來了!中國出生人口塌陷大大提前,但還是救不了內卷?

智穀子

0
31

春運,這場人類最大規模的遷徙,在2021年「消失」了。在它的鼎盛時期,有超過30億人流動。

這就彷彿是中國人口的一個隱喻。有些「消失」不是暫時的,是真得就沒有了。最近各地陸續公布了最新人口數據,最突出的是:各地生育率低得嚇人。

一直關心中國人口問題的學者梁建章乾脆直呼:「狼真的來了!」

糟糕的是,上面估算可能還是樂觀了。知乎網友《宅男阿濤》認為廣州同比下跌不是9%,而是17.8%。

廣東跌幅則可能高達24%。考慮到廣東的生育積極性在大中國有口皆碑,尚且都無法逆轉生育率下滑,那麼同為沿海的江浙如果出現較大跌幅也不意外。

弔詭的是,適齡勞動人口好些年前就在下滑了,但競爭壓力一點也沒小。以至於「內卷化」成為去年年度熱詞,從專業學術範疇延展到全社會。

美團外賣員裡有6%是研究生,中央財大的高材生畢業了去當司機,3000塊的臨時工不好找,3000塊的大學生卻一抓一大把……內卷化的荒誕,就在我們身邊。

人口決定國運。日本「失去二十年」,背後不是經濟問題,而是人口問題。難怪日本把難以逆轉的低生育率稱為「國難」「慢性亡國」。

而如何讓人發揮價值,打破內卷化的宿命,已經擺在中國案頭。

01

2021年1月18日,國家統計局舉行的國民經濟運行情況新聞發布會上,出現了一個有意思的細節。

過去幾年,在公布上一年的GDP數據、就業數據、居民收入等數據時,還會公布上一年的出生人口數據,但這一次沒有公布。

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解釋:「人口普查是十年一次,第六次人口普查也是在11月份進行的,於第二年4月份公布。2020年人口普查的結果也將在4月份向全社會公布,今天提供不了數據,請理解。」

但也無須諱言,人口數據,在一些地方早已變得諱莫如深。

預期,今年在人口數據上暴雷的地方不會少。

《宅男阿濤》因為找不到西南兩省的數據,於是根據有限的公開資料,得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數據。大家自己看下表,總之看完心裡涼颼颼的。

西南這個屬於還不明朗的。但東北作為人口統計數據黑洞可是出了名了,今年也是——我就是不說。

中國幅員遼闊,省情各異。

東南沿海生育率低,興許是經濟發達,歐美等發達國家生育率也不高。西南、東北不鬆口,興許是當地對統計數據慎重,這都可以理解。

可是已公布的地方數據,已經能說明問題。

寧夏2020年出生人口8萬,2019年9.53萬,下跌16%。

寧夏不僅是一個西北省份,還是一個少數民族自治區。少數民族不受計劃生育影響,加之穆斯林生育意願較高,結果還是跌了16%。

河南和山東作為人口大省,文化偏傳統,理論上可以為國穩住人口的局面。

雖然省一級數據還未公布,但地方的數據已經不那麼樂觀了。

廣東、浙江、四川、河南、山東均是中國人口大省,堪稱扛把子,且分佈於東西南北中。比下跌幅度更讓人擔心的,是這種整體性塌陷態勢。

生育率跌幅最小的是阿卡林省江西,為-13%。網友開玩笑:「原來江西才是真的傳統,中國感謝江西!」

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放開,當年出生人口攀升至1786萬,創2000年以來峰值。當時,還有專家擔心出生人口會超過2000萬,但事實打臉打得那叫一個脆。

對此,梁建章疾呼「中國已經掉入低生育率陷阱,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國的住房成本和教育成本過於高昂,導致育齡夫婦的生育意願普遍低迷。」

低生育率對經濟社會影響同樣深遠。任澤平認為這會造成人口紅利加速消失,勞動力成本上升,經濟潛在增長率下降,年輕人口減少,社會創新創業活力下降,社會階層固化,投資率和儲蓄率下降,社會撫養比和養老負擔加重,政府債務和社保壓力上升等一系列問題。

然而,問題還遠不是這樣簡單。

02

中日韓一衣帶水。中國即將面臨的人口困局,日韓兩國早就上演過了。

1月3日,韓國政府於發布數據顯示,韓國人口在2020年出現了歷史上的首次負增長。

人口下降導致經濟衰退,是韓國當下最大的社會焦慮。韓國擔心會重蹈日本覆轍,不過現在韓國生育率甚至低於日本……

我們常聽說日本有個「失去的二十年」,在那二十年裡,一切經濟手段都失效了。

日本央行為刺激經濟,不斷降低利率。日本2000年的名義利率已降至零點。為進一步刺激經濟,日本央行還通過大量購買國債的方式進行量化寬鬆,向市場持續注入流動性。即使如此,日本經濟仍無起色,通脹長期接近於零。

經濟手段無效,說明深層問題並不是經濟本身。1980年代末至今,日本老齡化重,人口結構的持續惡化。沒有人談何需求,沒有需求談何發展?

對比日本1965年、1989年、2019年的人口結構,很難相信這是同一個國家。

果相同,因卻不一樣。

二戰後,為儘快擺脫戰爭陰影,各國都興起了生育潮(Baby Boomer)。日本在1947-1949年和1971-1974年出現過兩波Baby Boomer。

但此時,日本覺得人口已經足夠多了。1974年6月,日本人口問題審議會發布白皮書,提倡每個家庭最多只生兩個孩子,對人口增長實施干預。

守紀律的日本人隨之貫徹。

同時期韓國為了經濟趕超,瘋狂時幾乎全民996,工作時長一度達到恐怖的3000小時,為德國的兩倍。

這種追趕像獻祭,創造了震驚世界的江漢奇迹,也創造了全球倒數第二的生育率。

與人口數據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韓國房地產表現搶眼、漲勢生猛。

加班這麼累,房價這麼貴,生活這麼難。還結什麼婚,生什麼子?

日本的人口干預,韓國的變態加班和房價,大家有沒有覺得很熟悉?

本來人口稠密、喜歡儲蓄的東亞,人們把時間、精力、身心,甚至「多子多福」的國民性都獻出來,創造出舉世矚目的現代工業文明,也創造出震驚世界的低生育率,還創造出人類史上最大的內卷。

6%的美團外賣員有研究生學歷。內卷嗎?

碩士畢業當醫生月薪1700,同一單位醫院食堂工作月薪2000,且無學歷限制。內卷嗎?

中央財大、北京交大、北京化工大畢業生當司機。內卷嗎?

都知道現在學歷貶值,可為了取得學歷的各種培訓班,反而越來越紅火。

前浪家長和後浪們都不容易,真金白銀砸下去,為了不要本科畢業當司機,碩士畢業送外賣。都知道做金融高端,看看令人神往的金融業,是怎樣選拔的?

前些日子,某銀行招聘筆試考卷上了熱搜:DES加密算法、粒子的靜止能量、洛朗級數、原子的K殼層……

只有你不會的,沒有考不到的。殺傷性不強,侮辱性極大。我們痛斥996的時候,也許連進大廠被996的資格都沒有。

房價和內卷把前浪逼這個地步,還有多少人想生後浪?

03

一邊是缺人,一邊是內卷,怎麼破?

獨立經濟學家李鐵在《財經》上駁斥梁建章「狼來了」的觀點,認為「人口不是一道簡單的算術題」:

部分人口學家只是從數字角度看待人口問題,而沒有看到人口與經濟社會的聯繫。解決問題的重點應該用有限資源提升人口質量和改善人口結構。

所謂優生優育,就是提高人口素質、知識及技術水平,改變數量型增長的前提條件,讓經濟突破邊際報酬遞減,重新恢復到規模遞增的狀態。

這一過程就是經濟學家熊彼特說的「創造性破壞」。經濟增長遵循熊彼特創新周期,當邊際報酬遞減時,一部分家庭提升孩子的知識文化,一部分企業家提高工人的技術水平,最終依靠新知識、新技術破局。

一言蔽之,人口政策調整的目的,不只是為了多生人口,而是要順應時代潮流和科技發展趨勢。

最後還剩一個問題,比生育率下降更可怕的是「未富先老」。

如果人口生育率是自然下降,是受生育邊際效用遞減規律趨勢的,並不可怕。技術的革新、市場的調節,都能促進人口恢復均衡。但過度干預導致「未富先老」,容易導致市場失靈,市場在短期內難以調節回來。

從短期看,人口問題是福利問題。需要加大社會福利投入,才能相對平穩過度。

長期來看,要加大人力資本的投入,提高教育、科技水平,促進人力資本提升,促進技術革新,促使人口規模及人力資本在更高的水平上尋求動態均衡。

任何社會問題,都沒有一勞永逸的解決辦法。人類的惰性,卻老想一勞永逸。我們實際能做的就是緩解難題,把難題的徹底解決,留給時間。 ■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