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劾失敗!特朗普要高調復出了?

0
12

彈劾特朗普的結果出來了!參院投票結果是:57票認為特朗普有罪,43票認為特朗普無罪。要通過總統彈劾案,參院至少需要三分之二以上的票數通過,也就是至少要67票,差了10票,最終彈劾案沒有通過,無法定罪。

對於這一結果,占豪在之前的分析中強調過,參議院不可能通過對特朗普的彈劾,哪怕共和黨表現得如何強硬與憤怒,他們最終在投票時都不可能通過對特朗普的彈劾。之所以必然是這樣的結果,原因有兩個:

一、共和黨如果允許彈劾通過,支持共和黨的選民將分裂

這次彈劾案在參院時間非常短,一共才花了5天時間就結束了。之所以事情推進這麼快,兩個原因:一是共和黨想快刀斬亂麻,事拖得越久對共和黨越不利;二是民主黨也想趕緊有一個結果,因為民主黨也知道彈劾大概率通不過,有了結果之後可以展開新的攻擊。

針對這次彈劾,共和黨的確很難辦。

一方面,共和黨不敢通過彈劾,因為那樣得罪支持特朗普的選民,下次這些選民不再支持共和黨意味着未來選舉共和黨很難再贏。

另一方面,共和黨又必須批判打擊特朗普,因為特朗普公開支持「川粉」選民大鬧國會,這在美國政治精英看來是突破了美國的政治底線。

正是基於這樣的大背景,在投票結束後,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進行了20分鐘的演說,他不但強烈譴責特朗普煽動了國會暴亂,還宣稱特朗普的這些「罪行」可能會遭到刑事指控。

不過,他也明確表示,他之所以不支持彈劾,是因為特朗普已經下台了,所以參議院對此事已經沒有了管轄權。民主黨的議員則反駁說,特朗普在任時共和黨宣稱不能給在任總統定罪,現在特朗普下台了又說不能彈劾卸任總統······

當然,這不過是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博弈而已,民主黨也知道共和黨大概率不會讓彈劾案通過,但他們需要這一個過程,並且準備用新的招數來打擊共和黨,因此鬥爭還會延續下去,美國兩黨撕裂只會進一步加重。

站在共和黨視角,面對共和黨選民對特朗普的支持,他們也很無奈,雖然他們也很想置特朗普於死地,但他們必須維護自己的利益,他們又得罪不起數千萬選民,所以沒有辦法他們也只有受制於特朗普。

二、特朗普有組建新黨的王牌

特朗普在離開白宮後不久即宣布,可能組建新黨。特朗普有沒有實力組建新黨?按現在他的支持率和搞事能力,他還真有這個實力。

一方面,他在2020年的大選中獲得了7500萬張選票,若非新冠疫情拜登完全不可能對他構成挑戰,甚至如果特朗普的策略稍微調整一下,也許就還能贏得大選。特朗普的支持者非常之眾,而且鐵粉非常多,這就是特朗普政治生命的最大依靠。隨着時間推移,當拜登執政成績不好、美國內政外交都陷於困境的時候,特朗普宣布組建新黨將可能會獲得非常大的支持。

另一方面,一旦他真的組建新黨,最終受損最大的就是共和黨,因為特朗普成立新黨分流的是共和黨的支持者。所以,從民主黨的視角看,肯定會想盡一切辦法刺激特朗普去組建新黨,為此會不斷逼特朗普,從而實現打擊對手的目的。

因此,對共和黨來說,特朗普組建新黨就是一張「王牌」,共和黨處置不好,後果將非常嚴重,不但會導致選民的分裂,甚至可能引發共和黨的分裂。試想,特朗普2020年大選獲得7500萬張選票,這其中哪怕有三分之一的選民支持特朗普的新黨就是2500萬人,共和黨就徹底失去了對民主黨的挑戰能力。正是基於這一點,面對壓力,共和黨才不得不妥協,不得不讓步,這也是特朗普對弈共和黨的真正王牌,也是特朗普未來重新迫使共和黨的真正手段。真到那時,特朗普可能會挾選民以令共和黨。

對特朗普的第二輪彈劾雖然失敗了,但事情顯然還沒有結束。

一方面,民主黨不會就此善罷甘休,還會繼續尋找其它途徑搞特朗普。由於民主黨搞特朗普的目的不是特朗普本人而是共和黨,所以接下來還有多少劇情只有民主黨知道。

另一方面,特朗普也不會就此結束自己的政治生涯,他成立「前總統辦公室」的目的,就是要把自己的政治影響力保存下來,然後在拜登政府執政效果不理想的情況下發起對民主黨的反擊,從而尋求在2024年的東山再起。當然,這個反擊也可能是他和共和黨一起,也可能是他自己,但更可能是他和共和黨一起。

很多人覺得特朗普東山再起是不可思議,但這事真不好說。哪怕特朗普未能實現東山再起,也還會有特朗普式的人物再度出現,因為美國的政治環境正在向民粹化發展,有什麼樣的環境就能產生什麼樣的政治人物。所以,有這樣的大環境在,特朗普只要身體和精力沒問題,他就一定會尋求東山再起,這也就意味着他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特朗普能否東山再起,還要看民主黨能否把特朗普從法律上「摁死」。那麼,民主黨能否把特朗普摁死呢?既然彈劾都通不過,都無法將特朗普摁死,又能有什麼辦法讓特朗普無法參加競選呢?而且,民主黨對特朗普的打擊,恰恰反過來又會讓「川粉」更加忠誠於特朗普,事實上民主黨的打壓反而會成為特朗普延續政治影響力工具,所以特朗普並不會害怕與民主黨鬥法。

雖然,共和黨議員很多都表示特朗普未來不再可能競選總統,但那不過是一些共和黨議員自己的期望而已。他們認為,特朗普不可能再獲得共和黨2024年總統大選的提名。但是,問題在於,特朗普並不那麼想,他對2024年依然非常期待,並一直在為此做準備。

在彈劾案結果出來後,特朗普立刻就發表了聲明,一方面感謝共和黨內他的支持者,同時抨擊民主黨對他的迫害,還表示自己是一個法治的捍衛者、執法的英雄;另一方面,就是宣布自己將繼續推動歷史性的、愛國的、美麗的「讓美國再次偉大」運動,還宣稱在未來幾個月裡將會有很多東西與支持者分享,期待與支持者繼續他們不可思議的旅程。他還說,只要齊心協力,就沒有辦不到的事,這個所謂「沒有辦不到的事」,就是他重新贏得大選。

很顯然,這是特朗普宣布了自己將繼續自己的政治生涯,也將會謀求2024年的大選。那麼,特朗普要想在2024年繼續選舉,就必須首先獲得共和黨內的提名。毫無疑問,現在共和黨內還無法接受特朗普,但共和黨也無法脫離特朗普。兩年後,如果特朗普依然有很強的影響力,而共和黨內也無法找到真的有影響力的候選人,那麼共和黨內可能就不得不接受特朗普的條件。

面對共和黨,特朗普手裡最大的王牌就是組建新黨,共和黨承受不起特朗普的分裂行為,但對他的分裂行為有沒有辦法遏制。在這種情況下,共和黨隨時就可能被特朗普要挾。事實上,特朗普連新政黨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愛國者黨」。如果特朗普真的組建了這樣的政黨,那麼美國的極右翼就會蜂擁而至,那將是共和黨的災難。

接下來,時間就是關鍵,如果兩年後,特朗普的影響力繼續保持甚至人氣更高,那共和黨可能就得面臨選擇:一個選擇是接受特朗普的條件,讓特朗普繼續代表共和党參加大選,這樣特朗普就可能贏得總統選舉;另一個選擇是,共和黨與特朗普決裂,共和黨分裂,民主黨輕鬆獲得連任,未來n多年共和黨再難挑戰民主黨,甚至未來落後特朗普新組建的黨派成為美國第三大黨。

因此,如果大環境讓共和黨認為,與特朗普合作依然是利益最大化的唯一途徑,那麼最終共和黨在未來兩年把不滿發泄完後,在各方重新認為特朗普執政時的好處時,最終完全可能出現特朗普重新代表共和黨參選的局面。如果真的出現了那樣的局面,而未來4年拜登政府執政業績又不理想的情況下,誰又能說特朗普不會東山再起呢?

所以,占豪從來不排除特朗普東山再起的可能性,我們還需要多一些時間的觀察,這是由現在的美國政治大環境決定的。當然,現實也表明,特朗普手裡依然有「王牌」,依然有尋求再次勝選的基礎,這就是一直「不服輸」的特朗普,誰也拿他沒辦法。

美國有這樣的政治環境,還得繼續亂,沒有最亂只有更亂!我們拭目以待!

對中國來說,是要保持戰略定力的同時隨機應變。美國無論誰當總統,都會把中國當成第一戰略對手,都會打壓中國,只是方式不同而已。

美國隨着翻來覆去的折騰,實力會越來越弱,中國則相反會越來越強。如果四年後,美國真的又換了特朗普或特朗普型的人執政,那損害最大的當然是美國!中國,辦好自己的事就可以應對一切!每個人都做最好的自己,就是對美國最強的反擊!■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