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C
Hong Kong
星期二, 十二月 11, 2018

錢鍾書談中西詩歌

錢鍾書先生的這篇談中國詩,是1945年12月6日在上海對美國人的演講,主要講解了中國詩與西方詩在形式方面的不同以及對待中國詩歌以及中國詩歌研究的正確態度。既批評中國人由於某些幻覺而對本土文化的妄自尊大,又毫不留情地橫掃了西方人由於無知而以歐美文化為中心的偏見。

假如我有九條命

假如我有九條命就好了。 一條命,就可以專門應付現實的生活。苦命的丹麥王子說過:既有肉身,就注定要承受與生俱來的千般驚擾。現代人最煩的一件事,莫過於辦手續;辦手續最煩的一面莫過於填表格。表格愈大愈好填,但要整理和收存,卻愈小愈方便。表格是機關發的,當然力求其小,於是申請人得在四根牙籤就塞滿了的細長格子里,填下自己的地址。許多人的地址都是節外生枝,街外有巷,巷中有弄,門牌還有幾號之幾,不知怎麼填得進去。這時填表人真希望自己是神,能把須彌納入芥子,或者只要在格中填上兩個字...

白先勇遊大觀園

自問世以來,《紅樓夢》的研究就一直沒有斷過。《紅樓夢》的藝術成就取得了較為普遍的共識,但版本問題卻歷來爭論不休。前不久,在台北大學文學院的「白先勇人文講座」中,一直致力於推廣傳統文化,同時作為《紅樓夢》忠實讀者的白先勇老師,就《紅樓夢》的藝術成就和版本問題,做了精彩的演講。

錢穆:為什麼要帶孩子讀古詩

我認為若講中國文化,講思想與哲學,有些處不如講文學更好些。在中國文學中已包括了儒道佛諸派思想,而且連作家的全人格都在裡邊了。某一作家,或崇儒,或尚道,或信佛,他把他的學問和性情,真實融入人生,然後在他作品里,把他全部人生瑣細詳盡地寫出來。這樣便使我們讀一個作家的全集,等於讀一部傳記或小說,或是一部活的電影或戲劇。他的一生,一幕幕地表現在詩里。我們能這樣地讀他們的詩,才是最有趣味的。

比《1984》更沉痛

這是一本卓越的寓言小說,是1980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波蘭著名作家切•米沃什 (Czesław Miłosz) 寫於上世紀50年代的名著,當時他已被迫離開祖國,踏上漫長的流亡之路。

王朔:告別2014

時間來到年末,又到了該寫年終總結的時候,時間總比感覺中過得快,就像歌詞裡寫的那樣——我們永遠追不上時間那匹白馬,因為,我們不是王子。

莫言在德國的演講 他的口才比文才還厲害

作為所謂「體制內作家」,莫言一直在鼓吹「文學超越黨派」,鼓吹「人的文學」而非「黨的文學」;莫言深切關懷著中國社會乃至於整個人類社會,但他更願意用他的作品來表達關切;莫言認為「尊重世俗」需要更大的勇氣。

那個卑微、彪悍、涼薄的張愛玲

「見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裡」,這句話流傳之廣,據說在搜狗拼音中都成為一個詞組了,很多人因此認定了張愛玲的最愛是胡蘭成,因為張愛玲一向孤傲,孤傲的她竟說出如此卑微的話,若非最愛,又「怎麼可以」?

我把四季用来等你

【春】 細雨如織,細數回憶的時間,似乎也變得很長很長,如同從未斷線的雨絲,無止無休。

李歐梵、毛尖:「黃金時代」是文學史的,不是蕭紅的

「至今世間仍有隱約的耳語跟隨我倆的傳說」,羅大佑的這句歌詞,同樣可以用到蕭紅身上。在香港導演許鞍華的電影《黃金時代》之前,關於蕭紅的聲音,多數只限於文學圈內部;但這部電影之後,各種喧嘩之聲,關於電影的、文學史的、情感的,一哄而上,幾乎到了「無處不蕭紅」的地步。

人氣文章

最新文章